欧盟炼油行业依然面临产能过剩、结构失衡等困扰

文章来源:中国石油和化工网 发布时间:2015-06-16
一季度,欧盟炼油厂盈利状况好转。但这并非说明欧盟炼油行业已走出低迷。实际上,今年欧盟炼油业仍面临严峻挑战。当前困扰欧盟炼油行业的主要问题是炼油产能过剩、产品结构不均衡、市场需求不断下降、监管法规要

一季度,欧盟炼油厂盈利状况好转。但这并非说明欧盟炼油行业已走出低迷。实际上,今年欧盟炼油业仍面临严峻挑战。当前困扰欧盟炼油行业的主要问题是炼油产能过剩、产品结构不均衡、市场需求不断下降、监管法规要求严格及来自新建炼油基地的竞争。

欧盟汽车市场柴油化已经造成该地区油品供需不平衡。到2015年,欧盟乘用车超过55%为柴油动力,使得欧盟清洁柴油短缺,而汽油供应过剩。另外,外来油品竞争不断增强,特别是北美非常规油气为炼油行业提供了有价格优势的原料供应和公用工程,美国炼油厂因此有更多的精制产品出口到欧洲。欧盟地区炼油厂同时还受到俄罗斯和中东地区炼油业发展的冲击。

利润回升难以持久

2014年年底和2015年初,随着国际油价的下跌和汽油需求上扬,特别是对非洲和拉丁美洲地区的出口不断增长,欧盟炼油厂的盈利状况得到扭转,实现了增长。但业内专家认为,欧盟炼油商利润率提高难以持续,因为美国油品供应大量过剩。欧盟炼油商之所以获得高利润率是由于第一季度美国炼油厂进行季节性检修,但这种反弹将是短暂的,到2020年欧盟炼油能力还将进一步整合。

据Wood Mackenzie公司预测,从2012年至2030年,欧盟石油精炼产品需求小幅增加。柴油和重质柴油市场份额将从2012年的46%提高到2030年的53%。该公司进一步指出,2014年至2020年欧盟原油加工能力将减少100万桶/天,炼厂产能平均利用率将从2013年的74%下降至2020年的约65%,欧盟炼油商必须继续专注于削减成本和提高效率。

行业整合还将继续

自2009年以来,欧盟地区有22家炼油厂关闭,占该地区的炼油能力23%以上,被整合的炼油能力超过200万桶/天。欧洲炼油行业组织(FuelsEurope)负责人称,欧盟4个主要国家(意大利、德国、法国和英国)炼油能力已得到整合,这些地区炼厂所产的汽油过剩,但柴油供应不足。欧洲的炼油业还须进一步瘦身,而在整合中坚持下来的企业还需不断扩大投资,这对确保该地区的能源安全至关重要。过去5年,欧盟炼油厂已经完成投资近300亿美元,但据预测,到2020年还需要投资210亿美元。

荷兰银行ING集团认为欧洲炼油业还需要削减炼油能力40%。大量低效炼油厂仍在经营将加重所有欧盟炼油厂风险。然而关闭欧盟的炼油厂并不容易,特别是涉及劳动法和税收等相关问题。随着中东地区一些高效率的大型炼油厂最近开始投运,对欧洲炼油行业造成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新标准促投资增加

最近欧盟炼油厂一项重要改造是降低船用燃料的硫含量。2010年,欧盟排放控制区域内(ECAs)使用的船用燃料最大硫含量从3.5%降到1%。从2015年起,欧盟船用燃料含硫量上限规定为0.1%,质量标准相当于低硫馏分油水平。

国际防止船舶造成污染公约(MARPOL)指令还规定了非ECAs地区船用燃料含硫量标准。从2020年起,非ECAs地区船用燃料硫含量由3.5%降低至0.5%。目前埃克森美孚和道达尔都在根据新标准对其位于安特卫普的炼油厂进行项目改造,将高含硫的渣油转化为清洁海洋柴油和中间馏分油。

埃克森美孚安特卫普的炼油厂正新建一套延迟焦化装置。该炼厂1953年建设,产能32万桶/天。拥有新焦化装置后,该炼油厂可把高含硫渣油转化成卡车和轮船使用的柴油。据悉,该公司将投资大约10亿美元增加车辆柴油和船用柴油的生产,预计渣油升级项目的前端工程设计在2016年12月完成。除了安特卫普的炼厂改造项目,埃克森美孚旗下子公司——埃索挪威公司计划在挪威Slagen炼油厂新建一套处理单元,用于生产高品质减压蜡油,然后生产柴油等精制产品。该项目总投资约3亿美元,预计2018年完工。埃克森美孚还计划对其10万桶/天的鹿特丹炼油厂进行改造,增加II类基础油原料产量,满足高品质润滑油的生产。鹿特丹炼油厂的5万桶/天加氢裂化装置也将扩能40%,以满足生产高品质燃料的需求,包括超低硫柴油的生产。新项目计划2016年开工,2018年投产。

道达尔宣布将对其安特卫普炼油厂进行现代化改造,投资13亿美元新建一套加氢裂化和一套溶剂脱沥青装置。该公司还将对该炼油厂的弛放气进行回收以用做石化裂解原料。道达尔正投资4亿欧元对其法国Donges炼油厂进行技术改造,以满足生产欧盟低硫船用燃料的要求。4亿欧元主要用于新建一套中间原料脱硫装置、一套蒸汽甲烷重整制氢装置。项目工艺设计包和前端工程设计将在2016年完成,2019年建成投产。

另外,道达尔将投资2亿欧元将其La Mède炼厂改造成法国第一家生物炼厂,形成5万吨/年生物柴油生产能力,以废油和可再生原料生产生物柴油。该基地还将部分生产石油精炼产品,计划到2016年全面停止化石燃料的生产。

0
-1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