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和化工“十三五”发展指南摘编

文章来源:中国化工报 发布时间:2016-04-15
4月12日下午,2016石化产业发展大会创新与转型升级论坛、绿色发展论坛同步举行。论坛上,来自石化行业的多位专家就“十三五”石油和化工行业的供给侧改革、科技创新、环境保护等问题提出了许多思路与建议。今天,本版特刊登几位业内专家的代表性建议,为石油和化工企业在规划“十三五”发展战略时提供参考。

编者按 4月12日下午,2016石化产业发展大会创新与转型升级论坛、绿色发展论坛同步举行。论坛上,来自石化行业的多位专家就“十三五”石油和化工行业的供给侧改革、科技创新、环境保护等问题提出了许多思路与建议。今天,本版特刊登几位业内专家的代表性建议,为石油和化工企业在规划“十三五”发展战略时提供参考。

 化工环保 如何给力生态环境改善?

  国家有新要求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副秘书长周献慧说,我国“十三五”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了生态环境质量总体改善的主要目标。具体包括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绿色、低碳水平上升,能源资源开发利用效率大幅提高,能源和水资源消耗、建设用地、碳排放总量得到有效控制,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大幅减少等。

到2020年,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量较2015年降低18%;非石化能源占一次消费能源比重达15%;化学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总量较2015年分别减少10%、10%、15%、15%。

  环保形势严峻

周献慧表示,目前,我国面临资源约束趋紧、环境污染严重、生态系统退化、发展与资源环境之间矛盾突出等问题。部分地区土壤污染较重,全国土壤总点位超标率为16.1%,9%的地表水国控断面水质为劣Ⅴ类,城市环境空气质量形势严峻。

石油和化工行业则面临着安全环保事故频发、资源能源环境约束加大、环境违法案件增多、安全环境风险隐患突出、技术支撑力度不够、环境群体事件时有发生6个突出问题;石化行业的废水排放量占总量的20.2%,危险废物产生量占总量的26.5%;农药、燃料、助剂等精细化工行业的废水处理缺乏技术可行、经济合理的治理技术,造成治理困难的局面。我国农药行业每年排放废水达1亿吨以上,污染物种类繁多、组分复杂,COD浓度高,含盐难降解。

另外,挥发性有机污染物、恶臭等处理难度大、成本高、效果不明显,这也是易引发群众事件的主要问题。化工危险废物产生量大、成分复杂、处理处置难度大,危险废物的处理处置问题将成为行业亟待解决的问题。

 三条措施应对

周献慧认为,“十三五”期间,化工行业环保工作要围绕绿色发展的迫切需要,加快实施绿色清洁化提升行动。

第一,要实施绿色提升行动,促进行业绿色发展。组织编制石油和化工行业绿色发展行动计划,围绕生产工艺水平低、原辅材料消耗大、收率低、能耗高、排污大的行业,全面推进清洁生产、循环经济和综合利用,促进工艺技术装备的绿色清洁化改造;参与国家绿色制造工程实施方案、清洁生产规划、水污染防治方案、有毒有害物质防治规划等一系列国家规划和方案的编制,争取技术、政策、资金支持;围绕涉有毒有害物质行业,开展产品生态设计,推广安全环保替代品,逐步实现原料无害化、过程清洁化、产品生态化,开展产品绿色设计评价,分行业制定绿色设计评价标准,推出绿色产品。

第二,要加大环境治理力度,促进全面达标排放。围绕“三废”排放量大、污染治理难度大、任务重的行业、地区、园区,加强环保政策标准研究,提高环保守法意识;开展环保支撑技术评选,发布一批设计资源节约、污染治理、清洁生产等各领域的重点支撑技术。

第三,高度关注并加快突破重点、难点环境问题。例如,推动行业危险废物规范化处理处置,通过建立“三废”综合利用产品标准工作机构和体系,为副产物的资源化、无害化打通出口。

与会代表利用会议间隙阅读《中国化工报》。

  科技创新 如何服务供给侧改革?

当前存在的问题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副秘书长胡迁林表示,当前我国石油和化工行业技术创新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存在较大差距,不能满足产业快速发展的需求,实际上就是存在着技术供给的结构性问题。目前行业高附加值、高性能、专用产品制品技术缺乏,先进生产技术、绿色工艺缺乏,不能满足行业发展的需求。而造成技术水平不高的根本原因就是技术创新能力不强,特别是企业的技术创新能力不强。因此,适应供给侧改革,行业科技创新的任务十分繁重。

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

胡迁林表示,“十三五”期间,行业科技创新的主要思路是要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围绕创新链完善资金链,重点突破一批关键技术、研制一批高端产品、实施一批创新工程、组建一批创新平台,实现行业科技创新由跟随型向并行与领先方向转变,推动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健康可持续发展。

“十三五”期间,行业科技创新的主要任务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要开发和推广一批先进生产技术,为产业结构调整、提高行业经济效益和绿色生产水平提供支撑。二是建设一批高水平产学研用创新平台,为行业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提供支撑。

  补齐“卡脖子”短板

胡迁林表示,我国化工产品的短板主要集中在化工新材料和高端专用化学品,其技术含量、附加值高,市场需求量大,但目前却无法掌握核心技术。这种短板甚至已经到了“卡脖子”的程度。以PEX(交联聚乙烯)产业链为例,我国PX(对二甲苯)对外依存度达到50%,EG(乙二醇)对外依存度甚至超过了 70%。

“十三五”期间,行业首先要重点攻克一批研发有基础、突破有可能、技术先进的补短板技术,其中包括己二腈生产技术、氢化丁腈橡胶生产技术、高峰度C13同位素制备技术、航空子午胎产业化关键技术、高性能氯碱离子膜制备技术、高性能碳纤维(T700以上级别)工程化关键技术、聚碳酸酯工业化生产技术和高端功能膜材料制备技术等。

其次要开发一批高性能化、专用化技术,通过各种手段提高产品性能,满足应用需求,并针对具体应用对象或领域,开发专有特性的产品。胡迁林表示,高性能化产品的市场潜力巨大,是行业供给侧改革的重中之重。“十三五”期间,我国石化行业将在通用树脂高性能化产品技术、高端通用合成橡胶专用牌号及合成新技术、高端通用合成纤维及合成新技术、茂金属聚乙烯、长纤维增强热塑性塑料新型加工与改性技术、特种纤维高端产品及工程化关键技术方面取得突破。

此外,行业还要突破一批降成本和绿色化技术,通过采用新的生产工艺、技术,降低产品的生产消耗,并采用清洁生产技术、环境友好型技术,使产品生产过程绿色环保。

  抢占一批技术制高点

胡迁林表示,目前我国石化行业在科技创新方面也有了一定的成果,“十三五”期间,行业内将有一批技术可能抢占制高点,为行业发展起到推动性作用。胡迁林介绍,可能抢占行业制高点的技术包括氯丙烯直接氧化法合成环氧氯丙烷新技术、环保透明抗冲聚丙烯技术、双向拉伸聚乙烯产业化关键技术、绿色环保型铝基催化聚酯生产新工艺、陶瓷纳滤膜材料工业技术、等离子体裂解酶制乙炔技术、以乙炔为原料的聚氯乙烯无汞新工艺、常温常压安全高效氢储存运输关键技术、以煤为原料生产芳烃及衍生物关键技术以及合成气一步法制乙烯技术等。

胡迁林认为,行业还要利用高新技术提升和改造传统产业,大力推广先进、成熟的新工艺、新技术、新设备,加快石化产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这其中包括了对传统产业的智能化改造,面向基础石油化工产品推广一批先进生产工艺、清洁生产技术和装备,面向重点节能领域推进能量系统优化和能效水平提升,加大环境治理技术装备的推广等。

此外,为适应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行业稳增长、调结构,行业还将在能源新技术和新能源技术、化工新材料、精细与专用化学品、现代煤化工和节能环保这五大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域中,建设一批高水平的产学研用创新平台,大幅提升自主创新和成果转化能力,重点围绕市场有需求、研发有基础、突破有可能的重大关键技术,集中力量开展协同攻关,把制高点技术的突破与行业新的经济增长点紧密结合,为行业的科技创新提供支持。

胡迁林作《科技创新助推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报告。

 供给侧改革 应该从何处切入?

  供给侧改革思路

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副院长白颐表示,“十三五”期间,石化行业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通过提高供给质量和效率来打造石油和化工发展的新型驱动力,着力做好行业产能的加减以及产业本质的提升;提高行业生产效率、产品品质、企业效益,完善可持续发展条件。通过供给侧改革,最终带动需求侧的发展。

白颐认为,石化行业“十三五”改革的思路,是要以优化石化产业、提升传统化工、发展化工新材料、提质化工新能源作为主要发展方向,产业体系高效化、产业布局集约化、节能环保生态化、科技创新集成化作为主要发展路径,以企业结构体制创新作为主要驱动力,推动我国石化产业转型升级。

石化产业在“十三五”期间进行供给侧改革,其主要任务是要解决行业产能发展与市场空间的差别化矛盾;解决产能过剩和同质化问题,淘汰低效产能,发展差异化、高价值的产品技术,提升我国石化产业的整体水平,向发展高附加值、高端化工产品方向转变;促进企业转型升级,提高综合竞争实力;扩大对外合作,促进多元投资,通过产业链补短板改造,加快企业转型升级;提高布局科学化和集约化水平,强化循环经济特色;坚持着眼长远、整体规划、分步实施、科学布局、联动发展、开放合作、安全环保的原则,促使石化产业逐步向地域空间相对独立、安全防护纵深广阔区域集中;较快提升产业资本结构多元化程度,加快国际化进程。

  供给侧改革重点

白颐指出,首先行业要着力去产能,尤其是落后的过剩产能,小规模炼油,部分小型规模乙烯,气化技术氮肥,部分烧碱、纯碱、甲醇、醋酸、轮胎和农药中的落后产能。她特别强调,并不是所有的过剩产能都必须砍掉,有些产能虽然在国内是过剩,但是在国际上仍处于先进水平、拥有较大市场,这样的产能应当优先考虑进行市场转移。去产能主要针对的还是那些技术水平落后、产品质量不稳定的产能。

其次就是要降成本。白颐表示,企业需要完成产业增值分析和成本贡献分析,并依此优化原材料结构和能源利用方案,控制生产成本、财务成本、管理成本和销售成本;优化产业链设计,做到宜油则油、宜烯则烯、宜芳则芳、宜煤则煤、宜气则气、宜醇则醇;对产品的竞争力做未来周期的预期分析,采用横向比较代替纵向比较等。

再次要补产品品种和技术短板。具体来说,炼油行业要加快油品质量升级,改进炼油工艺和装备,提高对劣质原油的适应性;提高炼油行业副产资源的综合利用水平;烯烃行业要强化炼化一体化,促进石油基烯烃直接原料轻质化,提高轻烃所占比例;稳步推进煤(甲醇)制烯烃和丙烷脱氢制丙烯的应用;芳烃产业要结合炼化一体化和环境保护等方面的要求,科学布局石化芳烃产业;促进煤制芳烃产业化,推进芳烃原料路线多元化和芳烃—聚酯一体化产业基础建设;有机原料方面,发展短缺品种如乙二醇、丙烯腈、苯乙烯、己二腈等;加快推广清洁生产工艺,替代重污染工艺。

发展高端聚烯烃塑料(高碳α-烯烃、1-己烯、1-辛烯等共聚单体聚乙烯、双峰和茂金属催化工艺的聚乙烯和聚丙烯;连续本体法ABS以及ABS合金)高性能橡胶材料。

化肥方面,调整原料结构,发展烟煤、褐煤等低阶煤制氮肥;加强磷矿伴生资源和副产品磷石膏的综合利用;提高钾矿伴生资源综合利用水平;提高复合肥产品层次。

农药方面,发展环保型农药制剂以及配套的新型助剂;推进农药废弃包装物回收及无害化处理;开发推广农药及其中间体的先进清洁生产工艺;加快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农药新品种创制和产业化。

氯碱方面,推广零极距、氧阴极等节能新技术;鼓励发展氧氯化法聚氯乙烯,促进聚氯乙烯生产的无汞化;发展高端精细氯产品,提高副产氯化氢综合利用水平。

轮胎方面,发展航空胎等高端轮胎产品,完善废旧轮胎回收利用制度。

 园区也要改革

白颐表示,企业和化工园区要针对自身情况,进行产业价值链分析,寻找利润下滑的关键节点,研究有效的增值发展方向;根据企业的实际情况进行竞争力分析,对主要产业核心产品的各方要素进行打分,判断产品竞争力,并进行相应的发展战略决策;进行产品市场增量预期情景分析,对产品的未来潜力进行充分了解,为企业的后期发展提供参考。

文字由本报记者张欢、胡惠雯整理,图片由本报记者张育摄。

0
-1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