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再生能源风生水起,何时革了化石能源的命

文章来源:石油圈 发布时间:2017-11-07
面对石油行业持续的萎靡不振,风生水起的可再生能源似乎大有接替化石能源在能源行业的掌门人之位。

可再生能源前景到底如何?化石能源真的就是明日黄花了吗?这场能源革命到底革谁的命?

“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曾经被遗忘的可再生能源如今早已不惆怅“弦断有谁听”了。面对石油行业持续的萎靡不振,风生水起的可再生能源似乎大有接替化石能源在能源行业的掌门人之位。

自2014年6月份开始,国际油价开始“断崖式”下跌,国际油价从曾经一度跌破30美元/桶到近日破60美元大关,犹如过山车般刺激着油气从业者的神经。油价震荡深刻影响着能源产业的当下及未来,并通过石油产业链、生态圈等将油市冲击波传递到经济社会的每个角落。与此同时,《巴黎气候协议》“推波助澜”,各国纷纷推出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

而今年9 月美国斯坦福大学Mark Z Jacobson研究团队在《Joule》上发布的一份最新可再生能源图谱,更是将可再生能源取代化石能源的论调推向高潮。报告称到2050年,太阳能、风能、水力发电和地热能等可再生能源,可以100%满足139个国家的用电需求。

可再生能源前景到底如何?化石能源真的就是明日黄花了吗?这场能源革命到底革谁的命?

可再生能源风生水起,中国勇担“革命”领袖

面对持续低迷疲软的油市,国际石油巨头纷纷另做打算。他们研判世界能源发展趋势以及供应格局的变化,把开发利用可再生能源作为公司的长期发展战略目标之一。

以BP为例,在发展可再生能源方面,BP拥有石油和天然气同行业公司中运营规模最大的可再生能源业务。风电业务方面,BP目前拥有14个陆上风电场;在生物燃料方面,在位于巴西的三个生物燃料项目中,过去三年里,BP已累计投入了超过6.5亿美元的资金。此外,为了拓展新兴产业,BP内部专门成立了一个叫BP Venture的部门,专门用于投资处于早期开发的技术。在交通领域,无人驾驶汽车、电动汽车方面的先进技术,都在该部门的投资范围之内。

从之前石油圈的文章“各大石油巨头追随硅谷,支持绿色能源初创公司”中,我们也能清楚看到,各大巨头成立专门的部门或者基金,通过项目投资或直接购买可再生能源初创企业股份等方式,在太阳能、风力发电、生物氢能、氢能和燃料电池等领域大显身手,推进可再生能源发展。

可再生能源的“炙手可热”,中国功不可没。国际能源署在《2017年可再生能源市场报告》中指出,由于中国为治理空气污染和实现国家“十三五”规划中制定的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做出努力,全球新增可再生能源发电容量超过40%来自中国。在太阳能光伏发电领域,中国已经提前三年完成了原计划于2020年实现的目标。除太阳能光伏发电之外,中国同样也是全球水电、生物质发电和取暖以及电动车市场的领军者。

中国在太阳能、风能和其他清洁能源技术领域投入的资金从2005年的80亿美元激增至2015年的1030亿美元。中国目前为开发可再生能源投入的资金比美国和欧洲加起来都要多。国际能源署发布的报告称,2016年全球太阳能光伏产能新增50%,其中中国贡献过半。未来5年,中国仍将是全球可再生能源增长无可争辩的领导者。

化石能源危机四伏,电动汽车步步紧逼

不管何种能源,最终目标是为人类所用,造福人类。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清洁、高效、安全、低碳是油气工业发展的必然趋势。在这场能源革命中,煤炭首当其冲,成为革命对象。作为化石能源家族重要的成员之一,煤炭在能源消费中占比,已经毫无疑问呈递减之势。

眼下,油价仍然处于泥泞之中,艰难前行。尽管OPEC牵头的减产支撑油价,地缘政治危机造成区域出产量降低,美国自然灾害导致美国油市供应进一步显示收紧迹象,油价周期性好转。然而OPEC能否顺利退出减产协议有待验证,地缘政治危机何时“破镜重圆,分钗合钿,重寻绣户珠箔”,难以琢磨,自然灾害的影响终归是要消退。

此外,电动汽车如火如荼之势,犹如釜底抽薪,威胁着化石能源的江山。随着荷兰、德国、法国和英国等欧洲多国宣布全面禁售燃油汽车时间表,中印两个人口大国均发出了禁售燃油汽车的信号。

中国目前是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根据英国权威汽车调研公司JATO Dynamics公布的2016年全球汽车销量,总量达8424万辆,而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汽车市场销量为2802.8万辆,占全球逾30%。而据印度汽车工业协会(SIAM)发布的数据,2016年印度市场国内新车销量累计3,669,222辆。

中印两国人口加起来,占到世界总人口的三分之一以上,在这两个快速发展的经济体中,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开车出行,因此两国长期以来被视为是石油消费持续增长的主要驱动力。而中国和印度酝酿淘汰汽油车和柴油车,这被称为未来石油需求面临的最大威胁之一。

独立能源顾问Salman Ghouri和Andreas de Vries甚至表示:根据现在的趋势,汽车工业将持续对石油需求产生影响,长期来看,或许还将给石油工业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天然气逆袭上位,巩固化石能源江山

从上面来看,似乎可再生能源推翻化石能源王朝指日可待。然而,可别忘了,化石能源家族中的天然气。

在常见的三种化石能源中,天然气是最清洁的能源,但由于储运等各方面原因,天然气在能源消费中所占比重一直处于低位。但随着技术的发展,成本降低,以及人们越来越关注低碳环保,天然气以其清洁、低碳的特性,在这场能源革命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也因此有很多业内专家判断,人类在由化石能源时代转向可再生时代过程中,天然气将是过渡性能源。壳牌天然气业务主管马尔滕·韦特萨拉表示,“长期而言,可再生能源将占主导地位。但在过渡期,需要有一种能在风电和太阳能发电不可用时替代的稳定发电来源,而天然气将发挥这种作用”。

这一点,从国际石油公司“油转气”的动作,也能略窥一二。道达尔以 75 亿美元买下快桅油气(Maersk Oil & Gas);在BP 2017~2021年将要投产的16个新项目中,有12个与天然气有关;壳牌耗资140亿美元打造 “序曲”项目,未来25年将从海底气井中开采天然气,向世界各地运输;埃克森美孚以28亿美元从意大利Eni SpA购入莫桑比克天然气项目25%股份。资料显示,截止2016年年底,世界排名前六位的国际石油公司,除了道达尔油气比例均约为50%之外,其他公司天然气的比重均超过了石油。因此,对比来看,道达尔以2.375 亿欧元投资于法国 EREN 集团可再生能源部业务、壳牌目前每年投资2 亿美元在可再生能源上,着实还是“小巫”。

据《BP世界能源展望(2016版)》预测:截至2035年,化石能源仍是为世界经济提供动力的主导能源,占预计能源增加量的约60%,2035年能源供应总量的近80%(低于2014年的86%);天然气是增长最快的化石能源(年均1.8%),它在一次能源中的占比逐渐增加。石油稳定地增长(年均0.9%),其所占比的下降趋势仍在继续。在非化石能源中,可再生能源迅速增长(年均6.6%),导致它们在一次能源中的占比,从当前的大约3%升至2035年的9%。

石油输出国组织秘书长Mohammad Barkindo10月15日在科威特表示,到2020年,全球能源结构中的化石燃料比重将下滑至80%,到2040年至75.4%,所占份额有所下降,但全球能源结构中,化石燃料仍维持主导地位。”

能源革命的背后,实质是技术革命

石油的发展史,也是一部技术的革新史。使用遥感作业车放置多个监控水下设备,将我们的钻井深度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早期5000英尺提升到海床以下25000英尺深的地方;得益于更加真实的地球模型,更精细的3D/4D地震成像以及更准确的风险预测和更强大的油气行业计算能力,在钻取的预探井中占有一定比例的干井已经从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占总预探井的75%降到如今的40%;通过水力压裂技术与水平井的结合,并应用到地层开采中,美国页岩气革命实现能源独立,找回了自己能源霸主的名声。

得益于技术的进步,我们正在从之前认为不可能或者不经济的地层中开采我们所需要的能源。当前的油气寒冬倒逼着各大油气企业进行技术革新。曾经被各大石油巨头看作“可有可无”的数字化技术,如今俨然已经成为焦点,被各大油气企业进行深挖拓展,而未来一定还会有更多的技术革新以应对这场能源革命。

眼下,储存可再生能源的技术手段有新突破。瑞士保罗谢尔研究所(PSI)最近成功开发出一种可用于电解水获取氢气的高效纳米催化剂,不需要使用贵金属,因而价格低廉。而未来,可再生能源的发展,甚至想超越化石能源,政府政策支持或者公众的环保意识只是助推器,其核心必然是依赖于更多的技术革新。

能源革命的背后,其实质也是一场技术革命。在这场推陈出新的技术革命中,无论是化石能源也好,可再生能源也罢,谁通过技术革新,实现更环保、更经济、更具有灵活性等,谁就能占据主导地位。

都说时间过得快,“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但在这场技术革命中,恐怕路还很长。

0
-1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