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炼化一体化企业投资大“PK”,未来20年的发展差距在哪?

文章来源:化工平头哥 发布时间:2019-12-25
对于炼化一体化企业的综合竞争力,受到很多因素的制约,如工艺路线、工艺的先进程度、地理位置、配套设施、投资及下游产品的设计、生产管理及相关产品的成本。

但是,投资和工艺路线,是炼化一体化企业竞争力的主要表现,也是形成竞争力差距的核心因素。

但是,投资和工艺路线,是炼化一体化企业竞争力的主要表现,也是形成竞争力差距的核心因素。

纵观同等规模的装置,海外公司的投资额要比国内炼化企业高50%以上,个别企业达到两倍的投资额度。大型炼化的投资中,主要成本为:土地成本、设备、工艺包和专利、设计、人工等。

从设备采购角度,以中国民营的炼化一体化企业来说,恒力石化、荣盛石化、恒逸石化为代表的民营大炼化在2017年进行设备采购,对应成本较低。且国内的钢材等建造成本低,而一套大炼化需要几十万吨钢材。最为重要的是民营大炼化建设周期短,主体施工与详细设计同步,节约了大量的人力成本。

主要大型炼化一体化企业投资额对比
主要大型炼化一体化企业投资额对比

从海外石化项目进展来看,延期与项目投资增加是大概率事件,而延期意味着成本的增加。

在研究了国际上多套炼化一体化装置,找到了他们在前期投资普遍较高的主要原因,很大程度上受到当地政策的频繁变动和产业链一体化产品方案的变化带来的诸多不可控和未知因素影响,而地方炼化一体化企业多为灵活政策调整,从而缓解了未知因素带来的不可控的影响。

(1)、Sasol位于美国LCCP项目,包括150万吨/年的乙烯装置,下游配两套聚乙烯装置合计产能89万吨/年、38万吨/年环氧乙烷/乙二醇。投资从最初的90亿美元经过多次调整后为总计投资126-129亿美元。

(2)、由IOC、HPCL、BPCL、沙特阿美、ADNOC等合资的位于印度西海岸RatnagiriRefinery&PetrochemicalsLtd.项目,含6000万吨/年炼油及1800万吨/年的石化产品,投资440亿美元,原计划2020年开工建设,由于土地收购等问题项目的预算大幅增加至600亿美元,且投产时间推迟。

(3)、尼日利亚丹格特石化项目,耗资约140亿美元,炼油能力3250万吨/年,项目建设于2013年,原计划于2019年一季度投产,但进度一再推迟,目前可能会在2022年或以后投产。

(4)、从加工工艺及设计,我们选取最近2018年投产的越南宜山炼油项目(NghiSonRefineryandPetrochemicalComplex,简称:NSRP),项目为1000万吨/年炼油加工能力,总计投资90亿美元。同等投资额对应的产能规模还不及恒力石化和浙江石化一期项目产能的一半。

NSRP项目的下游产品设置简单,主要为230万吨/年汽油、290万吨/年柴油、38万吨/年聚丙烯、90万吨/年航空煤油、38万吨/年LPG、68万吨/年PX等。NSRP的股东分别为越南石油天然气集团(PetroVietnam)25.1%、科威特石油欧洲公司(KPE)35.1%、日本IdemitsuKosanCo.,Ltd.35.1%和MitsuiChemical,Inc.4.7%。

NSRP项目的EPC开始于2013年7月,EPC承包商团体包括千代田(日本)、GSE&C(韩国)、SKE&C(韩国)、德西尼布法国(法国)和德西尼布(马来西亚)。NSRP石化项目于2017年4月机械完工,2018年5月1日首次供应产品。

从国际一体化项目对比可以看出民营大炼化的优势在于:

1、NSRP石化项目的成品油收率在61%,而国内民营大炼化可以做到成品油的产出占比在40%甚至以下。民营大炼化的PX产量占比高,以及裂解乙烯所需优质原料的饱和轻烃、石脑油等收率高。民营炼化一体化项目以化工品为主,顺应化工行业趋势发展。

2、同等规模的项目投资,民营大炼化的投资额仅是NSRP项目的一半左右。其中效率提升,人工成本,国内的产业配套等均有优势。

3、民营大炼化建设周期短,以恒力石化为例,从破土动工到全部建成仅19个月,全流程开车投产仅3个月。而NSRP项目的建设周期三年,从项目启动到投产近5年时间。

4、民营大炼化的装置更加先进。NSRP的炼油厂除常减压外,二次加工主要是渣油加氢脱硫装置(RHDS)和渣油催化裂化装置(RFCC)。对比之下,民营大炼化的加氢精制能力强,重油转化程度高,连续重整的规模大,且往往配有烷烃脱氢装置等。

虽然炼油、化工是成熟的工艺,但是我们认为民营大炼化的出现是颠覆性的,并具有不可复制性。民营大炼化已经形成先发优势,集中在国家规划的七大石化园区,贴近消费腹地,同时在先行建设过程中享有设备采购成本、设计、人工、技术优先授权等优势。

炼化项目的任何一个工艺环节都是成熟的,相对于传统以油品为导向的炼油企业,大炼化不可复制性和竞争力主要体现在:

1、项目设计超前,炼油+乙烯提前布局。在炼油过程中加大渣油加氢处理能力,增加轻烃的产出比例,为乙烯原料提供保障。恒力石化项目并没有设置催化裂化和延迟焦化,因为具备煤炭指标,煤制氢的成本较低,以沸腾床加氢裂化将原油中重质油全部转化生成了石脑油、柴油、蜡油等中间产品。

浙江石化下游乙烯产品的精细化程度高,且二期有望使用浆态床加氢,扩大乙烯产能。盛虹石化采用石油焦制氢,以及IGCC运行方式,设计理念先进,成本优势明显。比如渣油加氢、干气利用、轻烃回收、异丁烷异构等技术对于小型炼厂因产量少综合利用成本高而大炼化的规模效应下可以进行充分利用,把一些燃料用途的烷烃变为附加值更高的乙烯裂解原料。

2、项目建设时间快,投资成本低。参与大炼化的企业具备下游的化纤产业优势,在大型炼化项目中通过加大财务杠杆的比例,建设的项目具备规模大、产业链长等特点。

同时这些民营企业的项目建设中通过提前采购、详细设计与施工同步等方式降低项目投资的资本开支。恒力石化(2000万吨/年炼油+150万吨/年乙烯)如投产后,对应马来西亚PIC石化项目(15000万吨/年炼油+130万吨/年乙烯)的270亿美元投资,年折旧费用最少节约50亿元,此外还具有PX和醋酸自供PTA工厂的运输成本优势,催化重整中的余热回收发电优势等。

3、工艺包先进性。石化项目有一些工艺包难以获取,如壳牌和利安德巴塞尔公司的SMPO技术、Asahi的丙烯腈技术、北欧化工的双峰技术等。

由于先发优势,民营大炼化已经优先获得了技术的使用。通过模块化设计的理念进行优化,以浙江石化为例:丙烯原料可以来自FCC、乙烯裂解、丙烷脱氢,而下游有丙烯腈、PP、苯酚丙酮等,可以做到产品优化,柔性开车,常年开车、局部检修等。丙烯腈副产的剧毒氰氢酸可以与丙酮合成MMA,苯酚丙酮用于聚碳酸酯等。

所以,综合国际炼化一体化和中国民营炼化企业的投资纬度对比发现,民营炼化一体化操作灵活,效率较高,并且对本土市场更为熟悉,从而进一步降低了投资成本。并且,中国政策的继续驱动也成为民营炼化一体化投资额较国际市场偏低的主要因素。

主要大型炼化一体化企业投资额对比

投资额更低,技术更为先进,中国民营一体化企业岂不是要“飞”?对此,你怎么看?

0
-1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