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解禁水力压裂!压裂是“潘多拉之盒”,还是“能源奇迹”?

文章来源: 石油圈 点击数:204 发布时间:2018-03-05
随着英国对水力压裂的禁止到如今的解禁,不禁让大家再次思考,压裂到底是“潘多拉之盒”,还是“能源奇迹”呢?
英国解禁水力压裂!压裂是“潘多拉之盒”,还是“能源奇迹”?

希腊神王宙斯(Zeus)命令众神共同创造了“具有一切天赋的女人”潘多拉,这是作为对普罗米修斯过分过分关心人类和盗火的惩罚送给人类的第一个女人。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潘多拉打开了众神赠送的礼盒,在释放出幸福、友情和爱情等美好事物的同时,也释放出了忧伤、瘟疫和灾祸等等。

随着英国对水力压裂的禁止到如今的解禁,不禁让大家再次思考,压裂到底是“潘多拉之盒”,还是“能源奇迹”呢?根据英国卫报消息显示,今年春天英国北约克郡Third Energy公司,也有可能是兰开夏郡的Cuadrilla公司将成为自2011年以来英国首家开展压裂作业的企业。

英国政府公开承诺在英国开采页岩气储量,认为页岩气将成为该国未来能源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将为能源安全做出重大贡献。因此,它已采取措施简化获得页岩气和石油开发许可的程序,并正在推进一些鼓励页岩气开发的建议,包括税收激励措施和“ 页岩财富基金 ”以使“主办”压裂的社区受益。

水力压裂

众所周知,美国开创了并凭借水力压裂技术,开启了美国页岩革命,从此在油气领域一路开挂,从世界最大石油天然气进口国,摇身一变成为石油天然气出口国。甚至EIA预计,美国有可能在2029年成为石油净出口国。美国飙升的原油已经源源不断地输往世界各地,在亚洲抢占欧佩克和俄罗斯的市场份额的同时,甚至出口到中东,直捣世界石油心脏。而据国际能源机构(IEA)称,最迟到2019年,甚至可能在2018年,美国将赶超沙特俄罗斯,成为世界最大石油生产国。

“压裂”技术在为美国油气开采注入新活力的同时,也在逐步重塑全球油气贸易格局。然而,一直一来,这项技术一直饱受争议。压裂技术原理是用水压、石英颗粒和化学物质破坏石岩和其它难以达到的沉积层。针对该项技术,有专家批评说,使用该技术采油,整个景观都会遭受破坏,且一些化学物质会残留在土壤中,导致土壤退化,地下水源污染等环境问题,甚至还可能是诱发地震的原因之一。因此,在爱尔兰、法国、荷兰和德国等一些国家,压裂技在很大程度上是被禁用的。

那么,压裂到底是“潘多拉之盒”,还是“能源奇迹”呢?

什么是水力压裂?

众所周知,水力压裂是一种提取页岩和其他岩层中的油气的方法。通常是通过高压向地下注入混入了砂子和各种化学物质的水,利用水力作用,人为地使油气层形成裂缝,并释放油气。

而随着水平钻井技术与压裂技术的结合,压裂变得更加经济了,这意味着可以从一口井中钻出几个水平钻孔,就像河流上的支流一样,最大限度地增加可回收的油气量。

此外,对于那些已经开采的油井,当传统传统技术无法开采更多的油气资源时,也可以在已经钻好的井上进行压裂。

压裂

水力压裂使用哪些化学物质?

压裂使用到的化学品高达千种。2016年耶鲁大学曾做过一项研究,研究人员对压裂中使用的1021中化学物质和可用的数据进行分析后得出,有157种化学物质,如砷、苯、镉、铅、甲醛、氯、汞等与机体发育或生殖毒性有关。

根据英国的规定,运营商必须提交一份他们将使用的化学品清单,否则将被拒绝。在英国,最常用的化学品之一是盐酸。在美国,美国环境保护局发现,压裂化学品样本中含有14种化学物质。最常见的是甲醇、盐酸和水处理轻质石油馏分等。

水力压裂遭禁止?

曾经欧洲被认为是页岩勘探的新阵地,而波兰也曾被视为最有前景的国家之一,加之波兰希望降低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吸引了雪佛龙、康菲石油和埃克森等美国油气企业。但是地质情况并没有像人们预期的那样,最后,“慕名而来”的油气公司一个接一个地退出了。罗马尼亚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

而欧洲其他国家则更加直接,他们禁止使用水力压裂法:法国、德国和爱尔兰都已暂停使用水力压裂法。在英国,由于暂停、监管改革和计划延迟等诸多因素,自2011年以来再没有油气井进行压裂作业。然而,2018年至少有3个地方将开展水力压裂作业了。

在地球的另一端,水力压裂在澳大利亚已经基本停滞。据路透社2017年9月5日报道,澳大利亚的西澳大利亚州已经宣布禁止陆上水力压裂作业,至此,其成为澳大利亚第五个限制陆上水力压裂作业的州(澳大利亚共六个州和两个领地)。此外,根据新华社本周二报道显示,澳大利亚30名知名气候科学家联合呼吁在澳大利亚北领地永久性禁止水力压裂。

为什么水力压裂如此有争议?

水污染一直是最严重的环境问题之一,而已经发生的事情更是让反对者对禁止压裂坚信不疑。美国环境保护机构(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经过数年的研究后在2016年得出结论,在某些情况下,水力压裂技术已经损害了饮用水供应。而另外一个重要问题则是水资源枯竭问题,因为每次液压破碎需要数百万吨水。

此外,水力压裂引发土壤污染、引发地震,以及比开采常规天然气更高的碳排放等等也是大家争论的焦点。此次澳大利亚科学家提及呼吁在北领地永久性禁止水力压裂作业就反复提及碳排放问题,认为与巴黎协定不符。

支持水力压裂的一方, 一般认为只要制定完善的管理规定,政府监管得当,水力压裂技术可以安全、不损害环境或人类健康,并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

未来会怎样?

时隔7年之后重新拥抱水力压裂的英国是否能够如愿以偿实现“提高其能源供应的安全性,降低对进口能源的依赖,增加社会就业机会”,这个还有待验证。

而从全球范围来看,根据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的预测,预计到2020年后期,8个国家的页岩油气产量将为全球供应做出贡献。其中,阿尔及利亚、哥伦比亚、中国、埃及、墨西哥页岩开发仍然处于起步阶段, 阿根廷、加拿大、俄罗斯的页岩开发相对更加成熟。而短期来看,页岩气的繁荣景象可能仍然是美国一家独享,当然也不排除一些有潜力的国家爆发式发展,例如中国,页岩气储量超过美国。

无论是“潘多拉之盒”也好,还是“能源奇迹”也罢,如今,我们已经看到水力压裂推动的这场革命已经在改变着世界能源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