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施压中国石油企业,一个罚款340万美元,一个48亿美元项目要凉……

作者:蒙苏 文章来源:石油圈 点击数:62 发布时间:2018-12-17
南帕尔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田,储量惊人,但在其开发的过程中却屡遭劫数。
美国施压中国石油企业,一个罚款340万美元,一个48亿美元项目要凉……

南帕尔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田,储量惊人,但在其开发的过程中却屡遭劫数...

南帕尔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田,储量惊人,但在其开发的过程中却屡遭劫数

伊朗石油部长Bijan Zanganeh 11月25日宣布,中国石油天然气公司已经在南帕尔斯的第11阶段正式取代道达尔。昨日路透社报道,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CNPC)已暂停对伊朗南帕尔斯天然气项目的投资,以应对美国的压力,并在中美之间的贸易谈判中尽量减少紧张局势。

受到美伊影响的中国石油企业不止中石油一家。据中国烟台杰瑞石油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杰瑞)公告,杰瑞已经与美国财政部达成了和解协议,并为在2011-2015年期间违反对伊朗制裁政策向美方先后缴纳340余万美元罚款。

伊朗表示“撤军”违约

知情人士表示,在中国暂停投资之前,中石油方面进行了四轮谈判,包括最近的10月美国高级官员敦促CNPC不要在伊朗注入新的资金。

消息人士认为,虽然目前尚不清楚中国政府方面是否下令停止,但在中美贸易谈判中,这个举动是明智的。“中国认为与美国的关系至关重要。作为一家国有企业,CNPC将不会在美中贸易谈判正在进行中为这种关系带来任何不必要的麻烦。”一位熟悉中石油全球战略的官员说。

有消息称,伊朗有120天时间审查CNPC在南帕尔斯的角色,并决定是否将中石油作为休眠投资者或取消该交易。

路透社报道称,这些消息来源要求匿名,因为他们无权与媒体对话。

对此中石油尚无回应,路透社联系的两名伊朗石油部官员也拒绝发表评论。伊朗方面的消息只来自伊朗国家电视台——石油部长Bijan Zanganeh没有证实CNPC退出该项目,但表示撤军将违反合同。“当道达尔离开时,中国公司(CNPC)将根据合同接管,如果不是这将违反合同,我们将根据我们的合同权利处理它。”Zanganeh对国家电视台表示。

路透社报道,在同意停止其南帕尔斯参与的同时,中石油说服美国需要继续投资North Azadegan和Masjid-i-Suleiman(MIS)油田,以收回多年前签署的回购合同所花费的数十亿美元。

早在今年8月道达尔证实退出时,即有分析师表示,中石油在这个天然气项目中担任主要运营商的角色是“不确定的”。而更早时候,即去年道达尔、中石油与伊朗国油子公司PetroPars三家联合签署开采协议时,国内石油人士便认为,看美国队长脸色行事的法国人能否坚持下去是个未知数,中石油当有避险预案。

受到美伊影响的中国石油企业不止中石油一家。据中国烟台杰瑞石油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杰瑞)公告,杰瑞已经与美国财政部达成了和解协议,并为在2011-2015年期间违反对伊朗制裁政策向美方先后缴纳340余万美元罚款。

此前,华盛顿方面指控杰瑞向伊朗出口被美国所禁止的货物。杰瑞共有11次发货记录受到美国指控,其中有两次在产品出境美国的时候,被美国海关发现,涉事产品主要为石油开采所需要的器材设备。杰瑞董事会于12月9日发布公告,就上述事项与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签署了和解协议。杰瑞同意向OFAC支付2,774,972美元民事罚款,并与OFAC签署和解协议。

另外,杰瑞方面称,12月11日收到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局(BIS)签署的和解协议。杰瑞同意向BIS支付60万美元民事罚款的同时,被BIS设置5年观察期。期内若杰瑞违反了美国出口管制法规或和解协议,将会受到更严厉处罚。

南帕尔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田,储量惊人,但在其开发的过程中却屡遭劫数

命运多舛的南帕尔斯

命运多舛的南帕尔斯

作为大自然的恩惠,拥有丰饶的油气藏是一块土地的荣耀,也是一个国家的福祉。南帕尔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田,储量惊人,但在其开发的过程中却屡遭劫数。

北方-南帕尔斯油田位于波斯湾伊朗和卡塔尔交界处,由两国共享。气田整体覆盖面积9700平方千米,其中3700平方千米归伊朗所有。据国际能源署(IEA)统计:它的天然气资源量达到51万亿立方米,凝析油资源量达到500亿桶;其可采天然气储量达到34.2万亿立方米,可采凝析油储量160亿桶。探明可采天然气储量占世界总天然气探明可采储量的1/5左右。

卡塔尔就是凭借其所属的北方气田成为天然气巨头之一,并坐上LNG出口的头把交椅。

南帕尔斯气田于1990年由伊朗国家石油公司(NIOC)发现,公开资料显示,南帕尔斯气田的开发主要由海上设施,天然气传输管道网络,天然气凝析液、LPG和硫磺的出口设施组成,在早先共规划24-30个阶段的开发。它为伊朗GDP贡献了重要力量。有报道举例,12阶段项目每年带来100亿美元,占伊朗GDP的3%。

☟ 南帕尔斯天然气和凝析油生产计划

☟ 南帕尔斯天然气和凝析油生产计划

☟ 南帕尔斯天然气和凝析油生产计划

它是一张重要名片,让伊朗在国际盛宴的杯光酒影中可以发声。它也像一座金矿,吸引着全世界有实力的掘金者来此分羹一杯。

道达尔曾是伊朗最大的西方石油巨头之一,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牵头参与了南帕尔斯气田第二、三阶段的开发项目,可谓南帕尔斯的开发“元老”。当时与其共同参与开发的还有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在2010年以前,意大利埃尼、挪威国油、丹麦马士基、韩国GS等都曾参与到南帕尔斯开发中。

11阶段项目于2010年被授予中石油,主要生产LNG。2012年,欧盟对伊朗出台制裁后,道达尔等许多欧洲公司退出伊朗市场。彼时的中石油也放缓了脚步。2014年时,伊朗石油部官员在接受媒体访问时公开表示,如果中国方面在南帕尔斯气田开发项目上继续拖延,那么伊朗可能中止与中方这项47亿美元的合约。

2015年伊核协议后,道达尔成为第一家回归南帕尔斯的西方公司,以初期10亿美元投资投入11阶段项目开发,并拥有该项目50.1%股份。中石油也回归持股30%,与伊朗国油子公司共同开采。该项目总投资额48亿美元。业内人士认为,道达尔拉上中石油合作开发伊朗油气资源,主要是看上了中国石油资金、技术和在不稳定国家坚持开采石油的经验及能力。

随着今年美国对伊朗实施制裁,道达尔又一次不得不选择退出,截至今年5月投资额不足4500万美元。这个曾被列入2017年十大石油新闻、受到无数业内关注的法中伊三方共同开发项目,未收场却已黯然。

目前的南帕尔斯其他阶段项目多是伊朗公司在开发。消息人士称,如果没有中石油提供分包工程和供应生产设备,伊朗方面将难以保持产量。如果中石油投资果然冻结,也使伊朗方面对能源项目融资的努力化为虚无。

南帕尔斯这个大自然的宠儿,在纷繁复杂、波谲云诡的国际政治面前,无力破土。而在这场宴席的桌面上,除了杯中酒,还有一副多米诺骨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