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石化工程与建设全面复苏

作者:钱伯章 文章来源:流程工业 点击数:208 发布时间:2019-01-08
随着油价预计维持在65~80美元/桶之间,工程和建设公司预计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资本支出将恢复,这也将扩散到相关的石化项目。根据摩根士丹利和杰富瑞的股票研究,全球七大石油公司的总支出预计将从2017年的1 050亿美元增加到2020年的1 360亿美元,石化投资将受益于延长的行业上行周期。
世界石化工程与建设全面复苏

经过几年的停滞、项目取消和延迟,工程和建设公司正在享受石化投资的全面复苏,预计将持续到20世纪20年代初。美国的廉价页岩气在北美甚至在亚太地区、俄罗斯和印度仍然是化学品和相关行业中最大的工程和建设市场。但缺乏天然气储备的中东企业,仍在通过液体和混合进料蒸汽裂解装置项目寻求增长机会。世界上最大的项目之一,数十亿美元的原油制化学品(COTC)联合体,计划作为沙特阿美公司和沙特基础工业公司(SABIC)之间的合资企业(JV),正在沙特阿拉伯的延布推进,并且将于2025年投用。甚至欧洲也出现了一系列新项目,包括蒸汽裂解装置、几个丙烷脱氢(PDH)装置以及现有设施的升级。

美国——最具吸引力的投资地点

美国化学理事会(ACC)于2018年9月宣布,美国化学品和塑料行业与页岩矿床天然气和天然气液体(NGL)相关的投资已超过2 000亿美元。自2010年以来,已宣布333个化学工业项目,总价值达2 024亿美元,其中31%完成投资,22%在建,41%仍处于计划阶段,6%延迟或不确定。大约68%的总额是国外直接投资或包括外国合作伙伴,宣布的项目包括新设施扩建。

ACC总裁兼首席执行官Cal Dooley表示:“这是美国化学工业的一个令人兴奋的里程碑,它进一步证明页岩气是制造业增长的强大引擎。”此后,美国还宣布了其他几项重大投资,其中包括科思创在得克萨斯州贝敦投资15亿欧元(17亿美元)的世界级完全一体化二苯甲烷二异氰酸酯(MDI)项目。

ACC分析显示,到2025年,预测的资本支出将导致化学品和塑料行业销售额增加2 920亿美元/年,并在美国提供78.6万个工作岗位。

根据对前34家公司的销售分析衡量,尽管主要的并购活动和整体市场下滑,但美国《化学周刊》在2017年的工程和建设公司年度排名与2016年基本持平。根据化学周刊的分析,以美元衡量的市场在2017年收缩了5.4%,一些并购交易在2017年年底前完成或仍在等待中。

最近宣布的一项重大交易是WorleyParsons(澳大利亚)以33亿美元收购雅各布工程公司(Jacobs Engineering)的能源、化学品和资源(ECR)业务,这意味着雅各布正在退出化学品工程和建设业务,此次收购使WorleyParsons的规模扩大了一倍。雅各布的ECR部门服务于上游、中游和下游的石油、天然气、炼油、化工、采矿和矿物行业。出售后,雅各布将专注于航空航天技术、环境、核能、建筑和基础设施。

业绩不断飙升

多元化承包商Bechtel仍然是领先的工程和建设公司,但其2017年的销售额下降了21.3%,降了259亿美元,缩小了与公有的福陆公司之间的差距,后者营业收入为195亿美元。福陆仍然是石油和天然气、化工、采矿、矿产和相关产品(相关市场)领先的工程和建设公司。预计到2018年底,其工程积压量将增加1/3,达到约400亿美元。

大宇工程公司是韩国相关市场中第二大的工程建设参与者。该公司自2010年起由国有的韩国开发银行(首尔)所有。该银行表示,它的目的是重组大宇工程并以合理的价格出售它。

TechnipFMC(英国)是一家拥有乙烯装置技术市场主要份额的公司,该公司表示,该行业已经进入上升期,并且TechnipFMC正在实现前所未有的活动水平。TechnipFMC工艺技术和北美陆上EPC的总裁Stan Knez表示,“我们相信石油价格的上涨让客户更有信心推进他们的一些投资计划。”

一体化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的新下游投资这两个领域后劲十足。在天然气方面,进入LNG的货币化后,北美以及中东、非洲和俄罗斯的传统市场以及下游项目,包括基于烯烃的化学品和塑料设施都将出现大型项目,特别是由一体化石油和天然气公司计划投资的。而中国也非常活,TechnipFMC在过去两年中已在中国获得8个乙烯装置项目。

TechnipFMC还预测了美国第二波世界级裂解装置的市场趋势。TechnipFMC首席执行官Douglas Pferdehirt在公司电话会议上告诉分析师:“Motiva公司宣布为其在美国的世界级石化联合企业选择我们的技术,这正表明了这一趋势。”

Motiva是沙特阿美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正在评估对得克萨斯州亚瑟港混合进料乙烯和芳烃联合体的全球投资。沙特阿美估计该项目的投资为80亿~100亿美元。Motiva还签署了一项协议,使用霍尼韦尔UOP的技术从芳烃物流中提取苯和对二甲苯。

由于页岩气的可用性,石化增长已经从中东转向美国。利用其页岩和其他原料,在未来几年美国将继续超过中东。美国乙烷价格的飙升是暂时的,该国将继续大力投资石化行业。由于供应紧张,来自烯烃项目对乙烷原料较高的需求导致价格的上涨。但随着新的乙烷供应上线以及基础设施到位,价格将趋于稳定。

第一波美国裂解装置项目是在短期的时间线上开发的,这些装置现在正在启动。TechnipFMC于2017年启动了陶氏化学公司在得克萨斯州弗里波特的裂解装置,并于2018年完成了康菲化学(CPChem)公司的得克萨斯州Cedar Bayou项目。

TechnipFMC预计,下一波项目将更加分散,更加多元化。“我们正在讨论更多种类的产能,以及更多样化的产品板块,不仅仅是聚烯烃,还有其他下游产品。他们表示,项目被批复和向前推进的时间跨度会延长。下一波项目时间段将更加持久。”

TechnipFMC表示,客户正在寻求在一条单一线上增加其裂解装置能力的路径,并且TechnipFMC准备进行“革命性”升级。

“在第一波浪潮中,裂解装置的设计规模为150万t/a。现在我们正在寻找能够将产能提高到200万t/a的机会。今天,TechnipFMC准备在一条生产线上提供300万t/a的乙烯装置。如此庞大的裂解装置可以处理完整的原料,从轻型到混合型到重型原料。总的来说,我们将不断改善技术,并真正推动规模经济,从而提高资本效率。”

此外,TechnipFMC也是LNG领域的领先企业,已经提供了全球LNG 20%以上的运营能力。该公司目前正通过工程研究执行该行业的几个重点项目。中东、俄罗斯、非洲、亚太地区和北美都呈现了美好前景。

技术与创新

技术和创新仍然是许多工程和建设公司提供服务的关键部分。TechnipFMC表示:“当我们与客户交谈时,他们告诉我们他们希望项目更快、更便宜、更简单以及更清洁。这可以通过创新来实现,我们正在推动降低成本,将设施更快地推向市场。” TechnipFMC公司凭借其技术优势赢得了工作,从项目的早期阶段就帮助客户。另一个关键领域是提出创新建设和模块化,以改进项目的总体成本。

市场肯定有所改善。美国在新的乙烯机会方面处于领先地位,中国一直非常活跃,而世界其他地区则是零星的。现在,在大多数主要市场,包括在中国、印度、亚太和中东地区,我们看到非常高的活跃度。

美国的第一波项目导致人力短缺,随着几个项目的启动,人力资源有所改善。但情况继续恶化和流动。在第一波项目中,工艺和建筑工人短缺存在一些问题,然后稍微缓解了一下,现在随着项目再次开始复苏,人力资源再次面临压力。我们正在与客户合作,研究一种创新的模块化方法,关于这一主题的讨论正在进行中,并且需要将其纳入LNG项目,这些项目相当大,并且与美国墨西哥湾沿岸的化学品项目竞争相同的劳动力。

降低资本成本仍然是工程和建设公司面临的主要挑战。这可以通过创新和查看项目的所有方面来完成,包括设计,技术创新,甚至全球设备和材料采购,通过这些和模块化将继续帮助企业降低成本。Knez说,协作的方式与客户密切合作也是成功的关键。我们必须继续在全球范围内开展工作,无论是在美国墨西哥湾沿岸还是在俄罗斯的北极圈,还是在中国,印度或中东获得许可。我们必须能够吸引人才加入我们,吸引人才的方法之一是更好、更聪明地工作,并拥抱数字化

石化产品需求的增长

分析师预计,石化产品需求的增长将巩固对工程建设行业的强有力支撑。IHS Markit业务发展部门副总裁Mark Eramo表示,全球乙烯需求2022年将增长到  600万t/a,丙烯增长 500万t/a,氯气增长  200万t/a。

Eramo预测,化学工业将在2020年享有强劲的利润势头,需求增长和供应有限推动创纪录的扩张周期。IHS Markit的特种化学品副总裁Tony Potter说,每年需要另外4~5个世界级的裂解装置,以及独立的丙烯装置。他表示,美国的大规模产能增加并没有改变工厂的高利用率。

在印度,对烯烃供应的挤压将尤为严重。2015年~2017年期间,Ophe在Dahej和信诚工业公司在Jamnagar 投产了裂解装置,这提供了暂时的喘息机会,并阻止了该国的烯烃短缺的问题。但到2022年,印度将进口相当于700万t/a的乙烯衍生物,到2040年,印度的热塑性塑料需求量将从2016年的1 360万t/a增加到2040年的5 600万t/a,将翻两倍多。

Potter预测PE和PP将占总量的约2/3,其余为聚氯乙烯、聚苯乙烯、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丙烯腈-丁二烯-苯乙烯(ABS)和聚碳酸酯

为了满足PE的需求,印度将需要在2040年之前再增加12~15个世界级的裂解装置。这意味着从现在到2040年,印度需要每18个月将1个世界级的裂解装置联合体投入最终投资决策。信诚工业公司正寻求在Jamnagar的下一个裂解装置和炼油厂扩建。其他几个项目已在印度宣布,但只有一个正在建设中。

其他亚洲国家也面临烯烃缺口。拥有2.6亿人口的印度尼西亚只有一套裂解装置,Chandra Asri位于Cilegon的装置。到2040年,该国可能会吸收相当于5个新的裂解装置,以满足对PE的需求。该国正在开发3个项目,包括Chandra Asri在现有设施基础上的世界级裂解装置和衍生物联合体,但没有对其中任何一个做出最终投资决定。

在越南,SCG化学公司正在开发第一个基于乙烯的石化联合体,到2030年可以轻松容纳第2个裂解装置。到2022年,越南将短缺 200万t/a的乙烯衍生物。拥有超过1亿居民的菲律宾只有一个由JG Summit的小型裂解装置,尽管它正在寻求建设第二个烯烃装置。在泰国,埃克森美孚宣布在Sriracha开展一个裂解装置项目,该项目正经营一个炼油厂和芳烃设施。

与此同时,由沙特阿美控股的大型芳烃生产商S-Oil(韩国)公司正在为韩国蔚山的石化联合体进行可行性研究,该石化联合体项目预计耗资近50亿美元。它将基于150万t/a的混合进料裂解装置,并包括下游石化装置,该公司的目标是到2023年完成投资。该裂解装置将以石脑油和目前在附近的S-Oil炼油厂用燃烧的尾气作为其原料。下游产品将包括PE和PP。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化学品市场,约占需求的40%。随着当地私营企业越来越多地参与,新产能的投资将继续快速增长。2018年跨国公司已经宣布了5个主要的一体化石化联合体,其中2个由巴斯夫公司宣布,另外各由埃克森美孚、SABIC和壳牌公司宣布。

这4家公司已经在中国拥有石化生产的合资企业。巴斯夫表示,其打算投资约100亿美元在广东省开发一家全资拥有的裂解装置和衍生物装置。第一批设施可能在2026年投入运营,整个联合体将在2030年投入运营。该联合体将基于100万t/a的裂解装置和下游装置,将专注于面向消费者的产品,服务于运输和消费品等行业。

巴斯夫和中石化还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MOU),以扩大其在南京现有的50-50合资企业巴斯夫-扬子石化公司。2018年底将完成联合与可行性研究。

巴斯夫-扬子石化将拥有该扩建项目50%的股权,该扩建将基于第2个能够生产100万t/a乙烯的裂解装置。中石化子公司扬子石化(YPC)即巴斯夫在巴斯夫-扬子石化的合作伙伴,将拥有该项目的另外50%股权。巴斯夫-扬子石化和扬子石化将分别获得新的裂解装置,以开发其下游产品组合。来自该裂解装置的基础石化产品也将使巴斯夫和中石化扩大现有的巴斯夫-扬子石化合资企业。

埃克森美孚已签署初步协议,在广东惠州建设石化联合体和LNG终端。 该协议包括一个120万t/a的乙烯装置,以及两条PE和PP生产线。

沙特基础工业公司(SABIC)于2018年9月与福建省政府签署谅解备忘录,在该省建立世界级石化联合体。谅解备忘录规定了双方合作的框架。

壳牌于218年10月与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CNOOC)签署谅解备忘录,探讨两家公司之间的合作,并在惠州南海生产地开发新的石化设施。

中海油和壳牌于2018年5月使其在现有的南海联合体的第二个裂解装置开始生产。壳牌表示,新装置使联合体乙烯产能增加约120万t/a,使产能翻番,使其成为中国最大的单一地点乙烯联合体。这两个合作伙伴现已开始研究新阶段投资的配置。

欧洲仍然是主要的石化消费者,在工程和建设方面也更加活跃。

英力士计划花费超过30亿美元在北欧建造一个世界级乙烷裂解装置和一个PDH装置。这两个装置的原料将来自美国储藏的页岩气。该项目将在4年内完成,2017年英力士决定扩大其英国Grangemouth和挪威Rafnes的裂解装置,这两套装置的原料已经由美国的乙烷提供。这项新投资建立在将美国页岩气引入欧洲的巨额投资的基础之上,并将确保欧洲化工装置的未来长期需求。

欧洲正在进行的另一个主要PDH项目是北欧化工在比利时Kallo的10亿美元74万t/a的装置。完工时间定于2021~2022年。该项目将是北欧化工在欧洲的最大投资。

在波兰,Grupa Azoty正在投资世界规模的PDH和PP装置,MOL公司(匈牙利)正在投资14亿美元用于多元醇项目。

与此同时,在俄罗斯,西布尔计划在2019年第二季度将其位于Tobolsk的价值95亿美元的石化联合体投入运营。在名为ZapSibNeftekhim的此项目后,西布尔计划投资另一个主要的石化联合体,即Amur天然气化工项目,位于中国边境附近的布拉戈维申斯克,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正打算向中国供应天然气的基础设施。作为其投资的一部分,Gazprom正在建设6条天然气加工生产线,主要生产液态烃类和氦气。它将为Amur联合体提供原料。Amur联合体的最早投运将在2024年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