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之下,变革中的日本化学工业究竟做了什么?

文章来源:石油化工园区 点击数:104 发布时间:2019-02-13
在此背景下,日本化学产业对增长型领域和ICT(信息通信技术)加大了投资,同时尝试采用新的市场营销手段来把握未来市场的发展方向。
危机之下,变革中的日本化学工业究竟做了什么?

当前,全球政治、经济正在面临“美国第一主义”意识抬头的严峻挑战,同时数字革命也在深刻影响着传统产业的发展结构,人们的日常生活和消费方式也发生了改变。在此背景下,日本化学产业对增长型领域和ICT(信息通信技术)加大了投资,同时尝试采用新的市场营销手段来把握未来市场的发展方向。日本的化学产业虽然借助以往的结构改革提高了收益能力,但他们并不安于现状,正在向新的时代迈出坚定的步伐。

危机之下,变革中的日本化学工业究竟做了什么?

2018年,日本的化学工业总体态势发展良好。大型化工企业2018财年(2017年4月-2018年3月)在旺盛的石化需求背景下纷纷创造出历史最高利润。虽然2018年4-9月也有部分企业受定期维修等特殊因素影响利润有所下降,但实质上大家都保持了良好的运营态势。各企业良好的业绩表现一方面是受整体石化行情向好的影响,另一方面也与各企业业务结构改革的成果有关。

各家公司大力发展的功能性化学品均保持着增长,设备投资也较往年更为活跃,电池和半导体相关材料相继公布扩产项目。许多企业都提出新的中期经营计划,逐渐倾向于向信息电子、汽车、健康等增长型领域分配经营资源,包括收购、并购在内的战略投资份额也有所增长。

在企业并购方面,武田制药收购夏尔受到瞩目。像武田这样依据自身对国际市场的认知来进行收购的企业正逐渐增多。在化工行业中,大阳日酸投资6438亿日元(约400亿元人民币)收购了普莱克斯的欧洲业务,以进军欧洲市场;东海碳素以341亿日元(约21亿元人民币)收购了美国大型炭黑企业,实现了正式进入美国市场的壮举。而其他大型项目,旭化成以1200亿日元(约74亿元人民币)收购了最大汽车座椅材料企业美国森织。此外,健康相关业务领域的收购也十分醒目,以及众多投资创业公司的动作也十分活跃。

2018年还是数字革命向前发展的一年,例如智能化生产已走在前列,通过AI(人工智能)对生产相关大数据进行解析,在设备保养业务方面取得了高效的成果,在故障预防管理的技术开发方面也取得了进展。昭和电工在其位于日本大分县的乙烯装置中,引进并开始使用了日立制作所的预防诊断服务。研发方面,企业也开始发挥力量,产生了许多个通过AI寻找最佳组合从而开发出多个新材料成果的案例。今后如何通过引进机器人流程自动化(RPA)来改善业务会将成为一个热点课题。

随着数字社会的到来,瞄准5G(第五代通信)的技术开发也在快速发展。在高频段进行通信的5G方面,连接器和基板的材料已被要求要可适用于高频段环境,预计原有材料将会被替代,可降低信号损失的低介电损耗聚合物等新材料、新技术正在开发当中。

以“CASE”(互联汽车、自动驾驶、共享出行、电动汽车)为关键词的汽车变革,也有可能大幅度影响相关材料的变革和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海洋塑料垃圾问题自2018年春季突然受到极大关注。人们对可降解树脂和生物质树脂的期待正在提高,另一方面,“远离塑料”的呼声也水涨船高。以不产生废弃塑料为出发点,减少一次性塑料制品的应用似乎是个理想选择,但同时人们也发现正是因为有了塑料制品这些可减少食品浪费的包装材料,才在诸多用途上降低了人类对环境的负荷。于是,科学家提出在综合评价便捷性和经济性的基础之上适当使用塑料制品将变得十分重要。

日本五家化学相关团体于2018年9月成立了“海洋塑料问题应对协议会”,启动了信息发布和科学验证机制,但抑制废弃塑料必须要改变既有的社会体系,这不是仅靠化学产业就能解决的问题。为了解决塑料废弃物问题,日本和世界各地纷纷建立了不同行业间的合作组织。 日本于2019年1月18日成立了官民合作组织“Clean Ocean Material Alliance”(CLOMA)。共有160家企业参与其中,范围涵盖从塑料生产、加工到使用整个供应链。国际联盟“APEW”也于1月16日启动,约有30家企业参加,涵盖从塑料的制造到废弃物处理的产品全生命周期。

大型化学企业的2018财年半年表现总体向好

八家大型化学企业的2018年4-9月决算情况,营业利润方面,信越化学工业、旭化成、东曹、三井化学四家公司上半财年刷新了历史最高纪录,而其他四家则出现利润下降,明暗两分。其中,信越化学工业的聚氯乙烯和半导体硅等全线业务走高;利润下降的四家公司则主要受石油化工装置定期检修等特殊因素影响较多,实质上大家都保持了良好的发展态势。最近在收购上取得成功的企业也很多,预计可推升全年业绩。另一方面,如何转嫁上半财年上涨的原材料价格,也是各企业下半财年的最重要课题。

八家企业唯一营业利润超过2000亿日元(约124亿元人民币)的信越化学,主线产品聚氯乙烯和化成品业务的营业利润较上一年同期相比增加将近50%,半导体硅业务增加将近60%。其子公司SHINTECH是全球最大PVC生产商,信越化学面向SHINTECH出货的聚氯乙烯有所增长,其拥有全球最大份额的半导体硅业务也在调整价格的过程中引领着公司的整体业绩。

石化领域受到价格影响较大,行情持续居高的MMA(甲基丙烯酸甲酯)、AN(丙烯腈)、己内酰胺为相关企业的利润增长做出了突出贡献。MMA方面,占有全球四成市场份额的三菱化学控股仅MMA的营业利润就达到635亿日元(约40亿元人民币),为全公司营业利润贡献了1/3。而另一方面,不仅是日本,海外也有许多工厂实施定期检修。在鹿岛实施定期检修的三菱化学控股有92亿日元(约5.7亿元人民币)、在千叶和新加坡两工厂实施定期检修的住友化学有90亿日元(约5.6亿元人民币)作为销售减益要因被计入业绩。三井化学由于大阪工厂发生火灾事故被计入了15亿日元(约0.9亿元人民币)的特别损失,但由于苯酚等行情上涨,确保了基础材料业务的营业利润较上一年同期相比仍然增长了30亿日元(约1.8亿元人民币)。

电子材料方面,用于车载领域的锂电池(LiB)四种材料,各家公司都销售良好。由于半导体相关领域持续活跃,开展石英玻璃业务的东曹,面向半导体制造装置用的出货量有所上升。在智能手机和液晶材料应用的方向上,住友化学的被称为异形加工品的高附加值偏光膜业务表现良好。但2018年夏季,由于中国无锡以及印尼的光学PET膜工厂发生火灾事故,三菱化学控股出现利润下降(目前,两处工厂都计划在2019财年的第一季度恢复生产)。旭化成生产的用于智能手机摄像头组件的电子零部件走低呈现减收减益。

由于上半财年呈现出的良好业绩,信越化学、三菱化学控股、旭化成、三井化学四家公司都调高了全年业绩目标。预计信越化学连续九年营业利润增长且所有财务数字达到历史最高纪录,三菱化学控股的销售收益和纯利润也达到了历史最高纪录,旭化成除纯利润之外的所有财务数字也均达到历史最高,积水化学也预计连续六年刷新最高利润数字。

2019,变革之年

对日本化学企业来说,2019财年是预测中长期增长的重要一年。日本国内由于人口减少和高龄化导致劳动人口减少,在此背景下,机器人和人工智能(AI)得到重视和发展,同时人才也在不断进入高度化发展时期。而放眼世界,全球人口增加及其所导致的粮食和水资源不足、环境破坏等问题正在不断深化,赋予了化学产业为解决这些问题而做出贡献的责任和机遇。日本化工企业从很久以前就提出要为解决社会问题做贡献的理念,并在切实践行此理念的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面对社会正在发生的深刻变革,可以说这是化学企业创造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在全球发挥重要影响力的大好时机。

三菱化学将从2021财年开始步入新的中期经营计划,越智仁社长如此说道,“如以往一样仅靠经济原理制定规划已越来越难”,科学技术的变革、新的环保法规、民族主义抬头等全球动向不断穿插其中,三菱化学今后要不断让融入社会性的“KAITEKI经营方略”得到发展。

对于已经在推进结构改革的石油化学、碳素、MMA、工业气体等原材料领域,需要解决的课题是如何进一步提高收益能力。特别是石化领域,是致力于与已经经历重组的上游炼油进行进一步整合,还是加强与下游产业的合作,对未利用的馏分进行开发利用,或将成为产业发展的关键。

住友化学将自2019财年开始实施下一个三年中期计划。十仓雅和社长表示,“技术革新速度加快,价值链也在发生深刻变化”,今后要在此基础之上,加速创新,应对数字革命,挑战地球环境问题,公司计划在IT相关领域投资300亿日元(约18.6亿元人民币),力图强化未来的业务基石。

住友化学正在进行深度的事业资产重组,特殊化学品的比例大幅提升,但在下一中期计划中,相对利润率较低的能源,以及功能材料和信息电子化学这两大业务的利润提升将成为一大课题。并且,该公司要举大日本住友制药和日本Medi-Physics等集团企业之力扩大健康事业,运用IPS细胞(诱导性多能干细胞)和ES细胞(胚胎干细胞)等集团积累起来的技术推进合作,这也将成为一大课题。

三井化学有望2018财年实现连续三年营业利润超过1000亿日元(约62亿元人民币),这是该公司不断推进结构改革,以移动业务、医疗保健、食品&包装这三大增长领域为支柱谋求增收的成果,但实现2025财年2000亿日元(约124亿元人民币)目标的道路仍不平坦。该公司近期收购了从事汽车设计开发的ARRK、齿科材料服务商德国古莎,今后如何发挥这些旗下集团企业的协同作用将成为一大课题。淡轮敏社长表示,“我们的目标是要成为强大优秀的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