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五个时代,石油工业谁主沉浮?

文章来源:石油圈 点击数:38 发布时间:2019-03-26
随着20世纪技术的突破,石油成为首选的能源。推动这种转变的主要动力是电灯和汽车。由于汽车拥有量和电力需求呈指数级增长,因此石油需求也随之增长。
穿越五个时代,石油工业谁主沉浮?

随着20世纪技术的突破,石油成为首选的能源。推动这种转变的主要动力是电灯和汽车。由于汽车拥有量和电力需求呈指数级增长,因此石油需求也随之增长。

欧佩克的成立不仅将生产和定价的控制权从西方的国际石油公司转移到了产油国,而且也标志着当前国家石油公司(NOC)时代的开始。目前,在全球石油和天然气产量中,国家石油公司控制着77%的份额,远远超过了以前占主导地位的国际石油公司。

随着各国寻求国内生产和能源的独立,非常规油气时代正在削弱欧佩克和其他出口国的权利。水力压裂、水平井钻井和深水开采技术的突破,为新地区的巨大油气储量打开了大门。

新石油经济时代

实际上,中国人在公元前600年就率先发现了石油,并通过竹制管道进行运输。然而,新石油经济始于1859年德雷克(Drake)上校在宾西法尼亚州对石油的发现,1901年他在德克萨斯州发现Spindletop油田。

石油比煤炭更具适用性和灵活性。并且,从原油中提炼出来的煤油是一种可靠而又相对便宜的燃料,可以替代“煤焦油”和鲸油用于照明。其他大部分照明燃料都被淘汰了。

随着20世纪技术的突破,石油成为首选的能源。推动这种转变的主要动力是电灯和汽车。由于汽车拥有量和电力需求呈指数级增长,因此石油需求也随之增长。

石油巨头时代

要了解油气行业是如何运作的,就需要了解它是如何随着时代改变的。产业发展的关键性因素是谁控制着重要的石油和天然气资产。石油工业的历史同样也是控制权和支配权发生根本性转变的历史。

早期的超级巨头约翰.D.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的职业生涯始于炼油行业。1865年,他成立了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 Company),成为该行业首位“大亨”。到1879年,标准石油公司不仅控制了美国90%的炼油生产力,还控制了其管道和集输系统。到19世纪末,标准石油公司的主导地位已经扩大到包括了勘探、生产和营销业务。如今的埃克森美孚便是标准石油公司的继承公司。

当洛克菲勒(Rockefeller)建立他的石油帝国时,诺贝尔(Nobel)和罗斯柴尔德(Rothschild)家族正在争夺俄罗斯石油生产提炼的控制权。为了寻找一个全球运输网络来销售他们的煤油,罗斯柴尔德家族委托英国商人马科·塞缪尔(Marcus Samuel)制造了第一艘油轮。第一艘油轮以一种贝壳命名为Murex,成为了1897年塞缪尔成立的壳牌运输和贸易公司的旗舰。

荷兰皇家石油公司形成于19世纪末荷兰东印度群岛,到1892年已拥有了生产、管道运输和炼油业务。1907年,荷兰皇家石油公司和壳牌运输与贸易公司同意成立荷兰皇家壳牌集团。

同年,一位英国前金矿商和一位中东国王在伊朗发现了石油,英波石油公司由此成立。1914年,英国政府购买了该公司51%的股份,以确保该公司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几年里为英国皇家海军提供足够的石油。1954年该公司成为了英国石油公司,也就是现在的BP公司。

如今,这三家公司——埃克森美孚、壳牌和BP——被认为是早期的“超级巨头”。

1901年美国德克萨斯州发现的Spindletop油田最终推动了海湾石油公司、德士古公司等公司的成立。无论当时世界上的石油产自何处,它的价格都是基于墨西哥湾的价格而确定的,这也证明了美国在这一时期的统治地位。

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石油就成为了一种战略能源,同样也是巨大的地缘政治战利品。20世纪30年代,海湾石油公司、BP公司、德士古公司和雪佛龙公司获得了科威特、沙特阿拉伯和利比亚的石油租借地,并且取得了重大发现。

基于这些发现,一个由7家公司组成的联盟组织在20世纪大部分时间里控制着世界石油和天然气业务。石油“七姐妹”包括:埃克森、荷兰皇家壳牌、BP、美孚、德士古、海湾石油和雪佛龙。

欧佩克时代

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发生了许多变化,油气生产权和定价权从“石油巨头”和石油消费国转移到了产油国。

许多产油国政府,特别是中东和南美洲的政府,把在当地经营的国际石油公司(IOCs)看作是其原籍国(通常是美国或欧洲国家)的工具。出于经济和地缘政治原因,产油国的领导人开始行使他们控制本国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以及相关财富)的权力。

1960年,委内瑞拉、沙特阿拉伯、科威特、伊拉克和伊朗等国政府成立了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简称欧佩克),与国际石油公司就石油生产、油价和未来特许权等问题进行谈判。

在欧佩克成立的头十年里,它几乎没有什么影响力。上世纪70年代初,随着能源需求不断增长、穆阿迈尔•卡扎菲(Muammar al-Qaddafi)对利比亚商业条款的重新谈判,以及第四次阿以战争,导致形势发生了逆转。

这张欧佩克在全球原油储量中所占份额的图表,展示了欧佩克石油储量的广度和分布。欧佩克代表着相当大的政治和经济力量。据他们估计,世界上将近82%的石油储量属于他们的成员国。

沙特阿拉伯和委内瑞拉拥有欧佩克的大部分石油储量。除欧佩克外,还有大量的其它石油储量,包括北海(由英国、挪威、丹麦、德国和荷兰控制)、加拿大的油砂以及巴西和墨西哥湾的深海油气。

欧佩克的成立主要是为了应对西方石油公司对油价的压低,其总部位于维也纳。欧佩克允许产油国通过协调政策和价格来保证收入。在国际社会眼中,加入欧佩克组织可以给国家带来声望。

由于欧佩克能够随心所欲地设定全球市场的高油价,因此美国历来将其视为对美国供应廉价能源的威胁。此外,美国目前的政策在于降低对欧佩克主导的中东石油的依赖,该政策可能会引发与美国利益相关的国家的外交问题。

欧佩克需要解决的问题是成员国不能单独设定产量配额,但难点在于各国的政治利益和经济考虑具有很大差异。

如今卡塔尔已经退出欧佩克,欧佩克的成员国有:阿尔及利亚、安哥拉、厄瓜多尔、伊朗、伊拉克、科威特、利比亚、尼日利亚、卡塔尔、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委内瑞拉。

总体来说,欧佩克的成立不仅将生产和定价的控制权从西方的国际石油公司转移到了产油国,而且也标志着当前国有石油公司(NOC)时代的开始。

国家石油公司时代

供应趋紧、需求不断增长、原油和天然气价格升高,以及地缘政治的不断变化,使得国家石油公司逐渐占据主导地位。世界变得越来越复杂化和政治化,委内瑞拉和俄罗斯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雨果•查韦斯(Hugo Chavez) 2007年决定放弃与国际石油公司(IOCs)在委内瑞拉的生产协议和其他形式的合作,这一决定加强了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 对当下产量的控制,并使政府拥有了油气储量。

在俄罗斯,情况也是如此。政府加强了国有天然气集团-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的地位,以至于违反了与国际石油公司的合约。

全球油气业务控制权平衡已经发生了戏剧性变化。1972年,国际石油公司和主要独立石油公司的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93%,而国家石油公司只占7%。如今,这种平衡几乎完全颠覆,国家石油公司现在控制着世界石油和天然气产量中73%的巨大份额。

非常规时代

过去15年,非常规油气生产领域的技术突破改变了北美的能源格局。非常规油气技术的进步也在全球范围内带来了巨大机遇,使全球供应动态和政治体制(包括欧佩克的主导地位)更加复杂。

这些重大突破主要在水平钻井技术、水下工程(尤其是深水开采)以及水力压裂等领域。

水力压裂是将水、化学物质和沙子注入油井的过程。水力压裂在周围页岩中产生裂缝使得油气可以流通。

1997年,米歇尔(Mitchell)能源公司进行了第一次滑溜水压裂。这种方法大大降低了油井水力压裂的成本,使得北美石油和天然气产量激增。

在后来的十年里,这项技术得到了完善,并与水平钻井技术的发展相结合。由此产生的产量,加上当时的全球经济放缓,导致美国国内天然气价格下跌85%——从2008年的超过$13.00/mmBtu跌至2012年的$2.00/mmBtu以下(mmBtu为百万英热单位)。

低油价对生产商来说是个问题,但低油价也推动了制造和化工精炼领域的低成本竞争,这种竞争具有全球性的影响。

不过,水力压裂在政治和环境领域并非没有争议。压裂过程非常耗水,水力压裂一口井需要耗费多达500万加仑的水。一些井区已经面临当地的供水问题,从而引发了人们对于供水紧张,需要购买用水的担忧。并且,压裂液中化学物质对地下水的影响以及如何处理使用过的压裂液,也一直都是当地担忧的环境问题。

由于政客们要权衡相互冲突的选区,因此这些担忧导致了压裂技术在各州各国使用的不平衡性。目前全球仍然在评估这种动态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