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唯一百万吨级煤直接液化项目,如今怎样了?

作者:陶冉 文章来源:中国煤炭报 点击数:252 发布时间:2019-05-13
国家能源集团鄂尔多斯煤直接液化项目,作为世界首套百万吨级工业化示范生产线,创新是唯一出路。
全球唯一百万吨级煤直接液化项目,如今怎样了?

该项目最近3个周期的运行时间分别为420天、410天和415天,远超出设计值。作为世界首套 百万吨级工业化示范生产线,创新是唯一出路。

煤直接液化项目部分装置
煤直接液化项目部分装置

对于煤制油而言,环保方面最大的难点是污水处理。2008年至今,污水处理技术改造从未止步。目前,水循环利用率达到98%以上。

期待煤基油品消费税合理税负政策尽快落地,支持煤化产业一体化,支持煤基产品标准体系建设和产品市场推广,优化煤制油产业发展环境。

车辆行驶在占地面积 400 公顷的国家能源集团鄂尔多斯煤直接液化项目生产基地内,同行人介绍,该项目刚结束了 415 天的运行,正处于检修期间。而该套装置的单个周期运行时间 (即两次检修之间的运行时间), 最初设计值仅为310天。

据国家能源集团鄂尔多斯煤制油分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王建立介绍,经过技术优化升级和设备改造,该项目最近3个周期的运行时间分别为420天 、 410天和415天,远超出设计值。

自 2008 年首次试产成功、2011年起正式投入商业运行以来,这套投资额达 100 多亿元、依托中国自主开发成套技术兴建的全球唯一的百万吨级煤直接液化工业化示范装置的技术和装备水平日益成熟,达到创新示范目的。

我们的工作就是啃硬骨头,创新是唯一出路

在煤液化生产中心创新工作室,一张1米多长的白板上画着煤直接液化制油的全部生产流程,其中有 5个节点处用马克笔标注了红色。

原来,煤直接液化装置介质组成复杂,工艺条件苛刻,装置内部管线设备易出现磨损、磨蚀情况。而这几处标红,就是该创新工作室目前的技术攻关着力点。

“任何一项技术短板都会成为制约设备运行的关键因素,我们的工作就是啃硬骨头。”创新工作室管理人员马翔说。

作为世界首套百万吨级工业化示范生产线,项目遇到的各类技术难题无经验可循。为了攻克一系列世界性难题,2013 年 5 月,鄂尔多斯煤制油分公司以煤液化生产中心作为试点单位创建了创新工作室,目前,该团队成员平均年龄 35 岁。

“创新是我们的唯一出路。”鄂尔多斯煤制油分公司煤液化生产中心副经理杨东感慨,设备运转到今天,一些大的问题解决了,但细小的问题还存在,发动全员革新尤为重要。

创新工作室外的展板上,呈现着创新提案申报流程图,从班组提出想法到报创新工作小组,再到进入实施阶段和工程验收,一个鼓励全员参与创新的机制跃然板上。

“员工有所成长,对企业而言就是收益。”杨东说。

截至 2018 年末,该工作室组织技术培训 240 次,收集合理化建议538项 , 采纳208项 , 完成39 项 。获得创新成果70项,专利35项。

环保难点是污水处理,环保投资占投资总额 15%以上

项目装备水平日益成熟,离不开环保工作的同步跟进。据国家能源集团煤制油化工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夏明介绍 , 对于煤制油而言 ,环保方面最大的难点是污水处理。

煤制油过程中会产生一定量的高浓度有机废水 , 处理难度较大 。“但区域特点决定了我们没有排放废水的条件,因此需要实现水资源循环利用。”刘夏明说。

在环保储运生产中心的二级沉淀池中 ,污水如墨汁般油亮且浓重,空气中略带苦味。据环保储运生产中心管理人员王伟介绍,这里汇聚了含油污水、气化废水、低温甲醇洗水等待处理污水。

而在和沉淀池一街道之隔的超滤+反渗透房内,经过多重处理的污水已经清澈透明。据王伟介绍,处理后的污水将用于电厂供水、循环水补水等。目前,该项目水的循环利用已达到 98%以上。

王伟表示,污水处理的脚步从未停歇。2008 年至今,环保储运生产中心 每年都在进行技术改造 。2017年至 2018 年,主要攻关浓缩液E1 杂盐分质结晶技术。

刘夏明表示,经过数年的技术攻关,如今直接液化项目已经基本实现环保目标,但也付出了较高的研发代价。煤直接液化项目第一条线设计环保投资 8.9 亿元,之后陆续投入了大量环保研发和改造项目 ,环保累计投资 22.5 亿元,占投资总额的 15%以上。

尽管成绩举世瞩目,但煤直接液化仍处发展初期

“我们拥有世界唯一一条百万吨级煤直接液化生产线,当前,煤直接液化产业规模还较小,配套产业政策尚不完善,尽管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但仍处于发展初期,需进一步推动、优化产业发展。”王建立说。

据了解,如今煤直接液化第一条生产线成功示范,第二、三条生产线项目已被国家 《煤炭深加工产业示范“十三五”规划》 列为重点任务,目前正在筹备之中。

该规划指出,要在总结鄂尔多斯 108 万吨/年煤直接液化装置运行实践的基础上,进一步改进和完善溶剂油平衡,开发超清洁汽、柴油以及军用柴 油 、高密度航空煤油 、火箭煤油等特种油品的生产技术 ,利用石脑油 、 液化石油气生产芳烃、丙烯等化学品,加强液化残渣的高效利用,建成煤基综合能源化工示范项目。

煤制油企业税负过重,制约了产业发展

与此同时,煤直接液化产业发展尚面临挑战。国家近年来为稳定成品油市场,三次上调成品油消费税税率,使得煤制油企业背负过重税负,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产业发展速度和规模。

据王建立介绍,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和地方税务局曾多次就煤基油品减税政策展开相关调研,正在帮助协调减税等工作,但受多方面因素影响,煤基油品消费税减免政策尚未实质性落地。

刘夏明指出,对于项目自身而言,在原油低价位水平运行的情况下,要降低油品的高额消费税的负担,需进一步提升煤制油项目的经济性,延伸产业链,增加高附加值化工产品的种类。

“我们期待煤基油品消费税合理税负政策尽快落地,相关部门可出台政策支持煤化产业一体化,支持煤基产品标准体系建设和产品市场推广,推动煤直接液化高端特种油品研发应用,使当前煤制油产业发展环境进一步优化。”王建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