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角 | 大项目密集投产,深析我国炼化行业面临的“6大新挑战”!

作者:李雪静 文章来源:流程工业 点击数:103 发布时间:2019-05-31
2019年已经即将过半,本文系对我国炼化行业面临的新挑战进行的认真梳理与分析,信息量丰富,建议收藏和细细阅读~!
视角 | 大项目密集投产,深析我国炼化行业面临的“6大新挑战”!

经过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我国已跃升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排名第2的炼化大国,炼化行业成为了国民经济的支柱行业。2019年已经即将过半,本文系对我国炼化行业面临的新挑战进行的认真梳理与分析,信息量丰富,建议收藏和细细阅读~!

文/李雪静  中国石油石油化工研究院战略与信息研究室主任,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文/李雪静

中国石油石油化工研究院战略与信息研究室主任,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经过多年的高速发展后,从去年开始尤其是今年以来,我国炼化行业发生了诸多变化,即有今年3月21日响水化工厂爆炸事故、今年以来美国对伊朗和委内瑞拉制裁导致世界原油供应不确定性加剧、5月10日之后的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升级等突发及重大政治经济事件,也有我国原油对外依存度首破70%大关、新建大型项目迎来密集投产期、炼油产能过剩、化工产能不足等产业基本格局的改变,在此情况下,非常有必要对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我国炼化行业面临的新挑战进行认真梳理与分析:

1. 原油对外依存度逐年攀升,首破70%大关,我国能源安全受到威胁。

我国自1993年从原油出口国转变成原油进口国后,原油进口量逐年增长,对外依存度持续攀升。2018年,我国原油进口量达到4.62亿吨,同比增长10.1%,对外依存度提高2.5个百分点,升至70.9%,首破70%大关,自2017年后连续两年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原油进口国。

近期的美国对伊朗制裁升级,包括我国在内的8个国家和地区的从伊朗进口原油豁免到期,伊朗局势紧张,又进一步加剧了我国获取外部原油资源的不确定性,作为排名世界第二的经济大国,我国这种依靠大量进口国外原油发展炼化业务的方式存在很大的风险并且不可持续。

习总书记做出了提升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力度,努力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批示。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海油三大石油公司根据总书记的指示采取措施稳产增产原油,确立国内勘探开发业务“优先发展”的战略定位,加大勘探开发投资力度,加快油气增储上产步伐,国内原油产量下降势头有所遏制,但2018年全年国内原油产量仍然连续三年持续下降,达到1.89亿吨,同比下降1.2%,但降幅较上年收窄2.8个百分点。

预计至2020年,按照我国原油产量能稳定在2亿吨的口径预测,我国原油进口量可达到4.7亿吨左右,对外依存度控制在70%左右,还需要更强有力的政策措施和社会企业各方的共同努力才能实现。

 2. 大批新项目迎来密集投产,行业参与主体多元化,市场竞争更趋激烈。

当前我国炼化行业已经形成了以中国石化、中国石油两大集团为主,中国海油、中国化工、中化、民营企业及外资企业等多重主体参与的多元化市场格局。尤其是近年来,民营企业产能扩展,目前其炼油市场份额已占26%,在聚酯和合成纤维领域更是成为了主力,芳烃份额达到45%,部分实力雄厚民企正向乙烯领域拓展。

以民企为主的大批新建或改扩建炼化项目纷纷上马且进展加快。2018年12月26日,2000万吨/年的恒力石化炼化一体化项目的常减压装置开工试运行,2019年3月24日已全面打通流程,正式投产。

大连恒力石化炼化一体化项目掠影
大连恒力石化炼化一体化项目掠影

2019年2月1日,4000万吨/年浙江石化的I期2000万吨/年炼油项目投料上线,预计2019年将全面达产。2000万吨/年中科湛茂的I期工程2019年底将建成中交,除此之外,盛虹石化、古雷石化、广东石化等一批新建项目将在2019年底至未来2年内陆续投产。

浙石化项目鸟瞰图
浙石化项目鸟瞰图

随着我国继续扩大对外开放,国际石油石化公司也大举进军国内炼化行业,目前宣布项目计划的包括埃克森美孚的120万吨/年惠州原油直接制乙烯项目、巴斯夫的湛江100万吨/年乙烯裂解项目、壳牌与中海油合资的中海惠州3期乙烯项目、沙特基础工业公司的福建世界级炼化一体化项目、沙特阿美与北方工业合资的盘锦1500万吨/年炼化一体化项目等。

2019-2020年将是我国炼化能力密集投产最多的时期,也将极有可能是石油消费在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前的最后一轮投产高潮。外商独资加油站也由于2018年下半年的投资解禁,加快和加大力度进入我国成品油零售市场,如壳牌在解禁政策正式实施不到1个月内即宣布未来几年在中国新建2000多座加油站,BP计划在未来五年内在中国新增1000家加油站。

无论是炼油格局、乙烯为龙头的石化格局还是成品油销售格局都即将发生重大变化,面临重新洗牌,行业竞争将异常激烈。

 3. 炼油能力快速增长,能力过剩加重,成品油消费增速放缓。

2018年,我国炼油能力达到8.3亿吨/年,全年原油加工量6.04亿吨,同比增长6.8%;开工率从70%提升到73%,但远低于83%的全球炼厂平均开工率。我国炼油行业已属于产能严重过剩行业,过剩产能约9000万吨/年。预计到2020年,我国炼油能力将达到9.0亿吨/年,届时过剩产能将达1.1~1.3亿吨/年,产能过剩态势进一步加剧。

部分规模小、设备陈旧、技术落后、竞争力差的炼厂将被迫关停,部分正在建设和规划中的项目存在延期甚至取消的可能。2018年底,地炼能力最集中的山东省政府率先提出了地炼整合方案,力争到2022年,将300万吨/年以下的炼油产能进行整合转移;到2025年,将500万吨/年以下炼油产能分批分步进行整合转移,全省地炼行业原油加工能力由目前的1.3亿吨/年压减到9000万吨/年左右。

由山东的行业整合动向进而推及全国,在我国炼油能力过剩严重的形势下,300万吨/年乃至500万吨/年以下的没有特色的炼厂最终恐难逃关闭整合的命运,宜未雨绸缪,加快扩能改造和技术进步。

近年来,我国成品油消费增速呈震荡下行的趋势,表现在成品油供应过剩,出口增长较快。2018年成品油表观消费量3.19亿吨,增长2.5%,增速与上年基本持平,但比2015年7.2%的增速下降了4.7个百分点。

其中,汽油消费量1.26亿吨,增长7.2%;煤油消费量3709.3万吨,增幅12.8%;柴油消费量1.56亿吨,下降3.0%。与此同时,我国成品油消费结构也发生了变化,消费柴汽比持续下降,2018年下降至1.24,而2017年为1.36。

2018年我国成品油全年出口配额合计4800万吨,全年实际成品油出口量达到4608.0 万吨,同比增长高达12.8%。成品油消费增长平稳,但柴油消费继续下降,进入下行通道。预计2019年,我国成品油需求保持低速增长,供需态势延续宽松局面。

成品油出口将继续快速增长,从商务部已经下发的2019年第一批成品油出口配额,共计2150万吨,与去年同期相比上涨8%,预计全年出口配额有望达到4860万吨;油品消费结构继续调整,柴汽比预计进一步下降至1.12左右。

 4. 乙烯产能持续增长,合成材料消费增速加快,高端化工产品自给率低。

2018年我国乙烯产能达到2532.5万吨/年,产量1841.0吨,增长1.0%,表观消费量为2090万吨,当量消费量(乙烯当量消费量指乙烯表观消费量加上下游产品净进口量的折合或乙烯下游产品表观消费量折合的乙烯量)约为4610万吨,同比增长7.2%,当量消费量自给率仅为40%,消费缺口持续增大。

2018年全国三大合成材料总产量达到1.58亿吨,增长5.3%,较上年增速回落1.3个百分点,其中以合成树脂产量达到8446.1万吨,增长2%,合成橡胶产量548.6万吨,下降4.1%,合成纤维4921.5万吨,增长1.7%。

2018年我国合成材料市场消费保持较快增长,表观消费总量首次超过2 亿吨,增幅约为7%,与上年持平,其中,合成树脂增幅约4.0%。总体而言,我国合成材料市场供需缺口较大,特别是高端市场,进口产品仍占主导。2018 年我国三大合成材料进口总量虽然有所下滑,但绝对量仍然较高。

随着今后2年内新建石化装置陆续投产,2020年乙烯产能将达到3000万吨/年左右,当量消费量约为4800万吨,仍有2000万吨/年左右的缺口需要进口来弥补,主要体现在高端石化产品产能严重不足,需要进口大量的聚乙烯和乙二醇等乙烯下游衍生物来满足市场需求旺盛的高端聚烯烃、高性能合成橡胶及工程塑料等产品需求。

预计我国合成材料市场消费仍将保持较快增长,年均增幅在6%左右;进口量继续维持在较高位,但将保持下降趋势,国内市场依然是全球争夺的主要目标。尤其是我国高性能石化材料自给率偏低,工程塑料自给率只有51%,高性能橡胶63%,高端聚烯烃塑料低至43%,功能性膜材料也只有55%,供需缺口较大。以高端聚烯烃为例,我国茂金属PP和乙烯/乙烯醇共聚物(EVOH树脂)全部依赖进口,辛烯共聚聚乙烯自给率也仅有8%,我国高性能化工新材料市场空间巨大。

5. 安全环保生产形势严峻,国家相关政策法规及监管更趋严格。

炼化行业具有高温高压、易燃易爆的特点,安全风险较大,2018年以来陆续发生了多个重大安全事故,造成了重大损失和恶劣影响,引起了社会和舆论的高度关注,行业的安全环保问题已处于风口浪尖。

尤其是2019年3月响水化工厂大爆炸事故造成78人死亡。2018年11月28日的张家口化工厂爆炸事故造成23人死亡;2018年11月4日的福建泉港碳9泄漏事故,造成6.97吨碳九泄漏。

我国政府高度重视炼化行业的安全环保监管,近年来密集出台了新《安全生产法》、新《环境保护法》、《能源行业大气污染治理方案》、《石油炼制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GB3150-2015)、《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等一系列行业监管与安全环保法律法规,对炼化行业的安全环保发展和污染物排放要求更加严格,监管也愈加严厉,企业面临的环境保护与安全生产压力不断加大。

其中2017年8月27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城镇人口密集区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搬迁改造的指导意见》,要求到2025年,城镇人口密集区不符合安全和卫生防护距离要求存在重大风险隐患的各类大中小型危化品生产企业完成就地改造达标、搬迁进入规范化工园区或关闭退出。

2018年,已有25个省级地方政府出台相应的具体实施方案,启动了一大批危化品企业的搬迁或就地改造。2018年7月3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要求大幅提升空气质量,降低空气污染。涉及到炼化行业的要求主要是加快提升车用油品质量,自2019年1月1日起,全国全面供应符合国六标准的车用汽柴油。

安全环保法规和监管的日趋严格,使得炼化行业发展约束增大。建设美丽中国、推进绿色发展是“十九大”提出的发展目标。要实现炼化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必须向安全清洁绿色生产转型,具体措施包括进一步加大安全环保、节能降耗与质量提升,应用先进的安全环保技术、强化清洁生产过程、生产绿色高端产品、加强严格监管等等。

 6. 中美贸易摩擦对炼化行业影响不容忽视,倒逼产业加快转型升级

起始于2018年3月的中美贸易摩擦,历经1年多的演变,不断升级,愈演愈烈,至今已涉及我方1100亿美元自美进口商品,2500亿美元我方输美产品,双方共计36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高额关税,成为了世界经济史上最大规模双边贸易摩擦。

油气与炼化产品是此次贸易战涉及到的主要产品种类。中美双方的加征关税清单中均涉及了天然气、油品、烯烃、芳烃、合成树脂、合成橡胶、聚酯等大量油气与化工产品,已波及到从原料到炼油产品、石化产品的整个石化产业链。

短期来看,仅从进出口贸易额来看,对行业直接影响有限,影响整体可控,但对下游的塑料橡胶制品、轻工、机电、机械、纺织服装等影响较大。长期将对进出口贸易格局、项目建设、行业需求、市场布局、技术发展、行业格局的影响不容忽视。

尤其是将改变进出口贸易格局,不仅增加炼化产品出口到美国的难度和企业开拓新的海外市场推广成本,也增加炼化原料、生产资料、相关炼化产品进口企业的成本,影响利润,还需尽快寻求新的替代供应商。

无论中美贸易摩擦的走向如何,其本质是两国实力的比评,是一种长期博弈的持久战,对我国炼化行业来说必须积极应对,采取有效措施。首先炼化行业要做好自己的事,注重内涵改造挖潜增效,加快自主技术创新,实现产业高端化发展,增强自身竞争力。

其次要坚持底线思维,加大国内油气资源的勘探开发力度,同时拓展油气资源进口来源,保障能源安全。还必须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加强国际产业合作。近期埃克森美孚、巴斯夫、沙特阿美等大型跨国企业已相继宣布在我国独资或合资建设大型石化项目,未来应该鼓励更多国内企业与国外企业合作,尤其是对进口依赖度较高的产品,在国内合资建厂。第四要深化“一带一路”倡议,扩大与沿线国家的油气合作领域,在炼化产品、技术、装备、工程建设等领域扩大出口转让与合作,实现共赢发展。

“不惧浮云遮望眼,乱云飞渡仍从容”,我国炼化行业必须直面上述六大挑战,保持战略定力,加快转型升级,确保高质量发展,最终实现“从大到强”的根本型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