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高宁如何看待当下化工高质量发展,观点全记录在这里!

文章来源:中化集团 点击数:31 发布时间:2019-07-04
7月1日至3日,中化集团董事长宁高宁以论坛联席主席身份出席在大连举行的2019年世界经济论坛新领军者年会(又称“夏季达沃斯论坛”),在多个场合围绕工商界共同面对的热点议题发表精彩观点和对话。
宁高宁如何看待当下化工高质量发展,观点全记录在这里!

7月1日至3日,中化集团董事长宁高宁以论坛联席主席身份出席在大连举行的2019年世界经济论坛新领军者年会(又称“夏季达沃斯论坛”),在多个场合围绕工商界共同面对的热点议题发表精彩观点和对话。本文整理了此次论坛宁高宁的精彩对话内容,关于我国化工业未来面临的挑战机遇,宁总有哪些高屋建瓴的观点,快来看看!

新华社 图
新华社 图

背景信息

6月30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发布了《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2019年版)》,近两年,陶氏、巴斯夫、埃克森美孚陆续官宣在华投资新建项目,随着市场将更加开放、公平,竞争会更加激烈。面对这些挑战,我国化工业未来是昏暗还是光明,令人沉思。

7月1日上午,作为夏季达沃斯联席主席,宁高宁出席与达沃斯论坛创始人施瓦布先生及论坛管理层的见面会,就夏季达沃斯的主题、议程和希望达成的目标进行深入沟通。

中化集团

随后,宁高宁出席新闻发布会并就生产制造行业如何进行自我变革作发言。

宁高宁以大连新建的一个现代化炼厂为例指出,无论从炼厂还是石化行业的全产业链发展,中国的企业都在自我变革。炼厂我们最初关注提升效率和削减成本,然后使用自动化技术,现在逐渐大量使用人工智能。

新建炼厂的规模越来越大,高端AI技术能帮助炼厂这样的传统制造业实现最优效果和自动化,甚至比人脑还要智能。希望和大家分享信息、视角,看制造业如何不断变革并实现大规模发展,因为这影响我们每一个人。

他强调,随着时间推移,中国发展面临许多挑战和机遇,如今中国非常强调技术。未来十年,中国将创造出更多的科技和技术,这种动能非常强大。

中化集团

紧接着,作为研讨嘉宾,宁高宁出席“中国经济前景”公开讨论,与麦肯锡全球管理合伙人Kevin Sneader、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摩根大通亚太区副主席JingUlrich、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政策与战略副总裁Joachim von Amsberg,围绕当前全球经济中的不确定性和机遇,特别是以中国经济展望为背景对实体经济高质量增长、转型升级和结构性改革、全球市场融合中面临的机遇和挑战等话题展开深入讨论。宁总在对话中就中国经济发展前景话题贡献多个精彩观点,引发大家强烈共鸣。

中国企业面对的不确定性已变小

主持人:如果说2018年您觉得不确定性是100分的话,现在2019年上半年刚过,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得分应该是多少?

宁高宁:不确定性小了一点。2018年大家还在讨论中美贸易会是什么样子,2019年大家都清楚这不再是不确定的,贸易的困难肯定存在了,这反而变成一个确定性的东西。现在许多企业进而以此为前提布局和规划企业的经营,企业自身的不确定性变得比较小了,大家对新的环境认知比较多了。

中化集团

中国企业真正的挑战和机遇是转型升级

主持人:您觉得当前中国企业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或者说机会在哪里?

宁高宁:中国企业真正面对的挑战和机遇是转型升级。随着中国经济发展,中国企业会在经营方式上有极大的变化。中美贸易摩擦给了中国企业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最好的教育和警醒。

过去中国企业心目中的英雄是地产商,今天变成任正非了。因为企业的思路变了,企业更加重视长期发展、更加重视技术,企业规划也变得更有毅力、有成长,这是很大的变化。中国企业现在面临着几乎每一个行业都在面临的经济增长方式的改变。以上我说的是确定性和不确定性,而不是风险,2019年风险变大是非常确定的。

长期以来,悲观预测中国经济的人都错了

主持人:现在我们关注的增长不再只是数值上的增长,而是如何形成高质量增长。最近几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反复提到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这也是重中之重,因为这是实体经济最基本的根基。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包括内外部种种压力之下,我们知道实体经济和制造业可能都面临不小的调整。从您所在的实业领域,2019年的前景是如何的?具体的机会和挑战来自哪里呢?

宁高宁:我是比较乐观的,我一直比较乐观。过去30年,所有尝试着预测中国经济走向反面或表现不好的人都错了,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和大的趋势是非常强的。今天看来,新兴市场国家今年的GDP会超过发展中国家,亚洲国家GDP会占世界一半,这个增长趋势是继续存在的。学者往往过度解读很多东西,但企业本身不能听过度的解读,我们还要具体的生产经营,按照过度的解读那什么都不能干了。

为什么说中国经济向好呢?

第一,中国的就业非常好。GDP数据应该是服务于就业的,只要中国就业是比较充分的,GDP是多少都可以。

第二,目前中国个人消费虽然还比较低,但已经是整个GDP增长中最大的贡献来源,超过70%,它推动着中国经济增长。大家都知道,房地产市场虽然面临着“限价、限购、限贷”等多方面的政策限制,但依然在继续成长,因为其后面的消费动力是非常强的。

第三,中美贸易不会带来多大的问题,因为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只占中国对全球出口的19%,其中又有60%的出口量是由国外公司进行的。现在美国想把这种贸易顺差搬到别的地方去是不可能的。实际上,大家受影响的层面基本来自于心理因素和信心的影响。

反过来,对企业来讲,未来十年,中国企业素质将大幅提升,因为中国企业注重长远规划、研发、内部治理和国际市场重新布局,投资更加谨慎,发展方式更加理性,这是中国企业非常好的发展阶段,我觉得中国企业真正进入了一个理性发展的阶段。当然,GDP增长多少不好说,但是实际上企业一定会好的。十年之后,中国是一个研发驱动的国家,这在企业里是正在发生的,而且是大面积地非常强烈地发生,这相比前几年是有进步的。

5G、人工智能在工厂中的应用已经比较广泛

主持人:您所在的实业和制造业,包括您所领导的企业,有没有做一些面对未来5G和工业物联网的布局?您觉得5G到质的飞跃要多远?

宁高宁:要说这个我就更乐观了。学者认为数字是客观的,学者的数字哪来的?是从企业里来的。我举一个工业产业升级的例子,今天距大连30-40公里有一个新的炼油厂刚刚建成。首先这个炼油厂不是一般的炼油厂,是炼化一体化的,其炼油、乙烯、芳烃、PTA的体量和规模都是全球最大的,从原油一直到纺丝和材料,链条很长,很少见。

然后是这里面的技术。我刚刚在江苏看了中国化工的一个类似的工厂。5G、人工智能在工厂中的应用已经比较广泛了,当然还在进步之中。过去,最好的工厂标准是成本比较低、效率比较高,后来就变成自动化、用人少、安全的。

现在人工智能和数字传输的技术使得工厂中每一个环节的数据都可以通过传感器或者监控器提取收集起来放到中央计算系统中去;计算完了之后找到一个最优的运行方式,传输给设备;设备每时每刻都在找最优的状态,所谓最优就是找一种能耗最低、产出最高、最安全的方式。从这个角度讲,中国很有后发优势,最近美国波士顿的一家工厂出现了火灾,在中国这样的工厂已经很少了。

中化集团

中国正在加快推进全方位开放

主持人:国家的进一步开放将意味着更多更激烈的竞争。究竟如何应对这种竞争?我们准备好了没有?

宁高宁:实事求是的讲,中国在加入WTO之后获得了接近二十几年的比较友善的国际环境,中国得到了发展,世界因为中国也得到了发展。

目前,中国应该改变自己的心态,比如过去我们说第三世界的概念,现在说得少了;过去有很多贸易规则比如WTO自身的很多规则也需要作出修改,这些都是中国发展带来的。我们都希望中国可以获得更长久、更友善的国际环境,给中国更长的战略机遇期来发展。如果今天,这个环境改变了、没有了也没有问题,环境的变化稍微早了一点也没有问题,中国应该很快能调整自己,调整成一个全面开放的国家。习近平总书记在大阪提出对外开放五方面重大举措,这表明了中国继续深入推动改革和开放的决心。

国际上很多友人和学者都会担心,面对American-first,中国会不会推行China-first从而双方进行冷战?这种情况看起来不会发生,因为中国更加开放。中国应该会很快变成一个全面开放的国家。所谓全面开放就是指零关税,什么时候能够做到呢?

现在中国的综合关税只有7点多,已经不是很高了。从商品贸易来讲,零关税、零壁垒就是完全开放的。服务贸易也要更加开放,投资、货币兑换、人员进出都要更加开放。中国只有真正地融入国际才能引领国际。我相信,今天中国已经准备好了。中国企业一定会面临这样的竞争,这是迟早的问题。最终从经济来讲,生产、出口、技术、产品等等都要靠企业来竞争。

当然,中国改革的红利还没有完全释放出来,改革包括国企、民企、金融等领域。我之所以乐观,是因为我们在这个转型升级过程中,明天可能会比较困难,企业盈利会受影响,但是这个过程我们正在走,这是正确的方向。

将发展和技术连在一起的潜力难以想象

主持人:中国的发展是世界经济发展的基石。作为中国企业,如何做大共同利益的蛋糕?希望打消大家的顾虑是什么?怎么才能真正的和全球伙伴共赢?

宁高宁:中国经济走过了一个工业化的阶段,这个阶段是在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很多如东南亚、南美、非洲等国家都没经过工业化的阶段,即:一个相对深入的、大面积工业化的生产阶段。为什么现在大家讲中等收入陷阱讲得少了,是因为中国已经过了这个陷阱,中国工业化是不可阻挡的。

中国国家稳定、经济制度稳定,国家治理体系和能力不断优化,工业化阶段在继续往前走。我所看到的实业企业,包括我本人所在的企业如中化集团、中国化工,我看到的都非常令人兴奋,这种追求工业进步、技术进步、产品竞争力、在国际上希望和世界上最好的公司对标的情况,在中国是非常普遍的。这个过程是中国历史上多少代人为之努力的过程。

未来,中国经济的真正发展是中国的发展和技术连在一起。过去中国发展基本上和劳动力成本低、土地成本低、环境污染连在一起,只是市场比较大;现在大家说这些比较少了,而是将发展和技术连在一起,这其中的潜力难以想象。

中化集团

主持人:我发现宁总一直在ipad上记录,从上到下写了十几点今天其他嘉宾的发言内容。从这个过程中你看到的是这样一位中国成功的企业家不断学习的精神,背后代表着中国千千万万企业家的状态,我们怀着开放和不断进步的姿态,希望和世界更好更多地融合在一起,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和世界经济发展作出更多的贡献。

随后,宁高宁与达沃斯论坛创始人施瓦布先生进行单独会见,双方就当前国际经济贸易形势、工商界如何在世界经济论坛中发挥更大作用等进行了广泛探讨。

中化集团

7月2日上午,宁高宁会见重庆市委副书记任学锋。双方就重庆经济社会发展情况和未来战略重点、中化集团在重庆业务经营情况及合作诉求进行广泛探讨。

中化集团

7月2日上午,宁高宁出席论坛开幕式,现场聆听李克强总理特别致辞。他表示,总理的讲话方向明确、振奋人心,向全世界传递了中国经济持续、健康、稳定发展的信号,宣告了进一步深化对外开放程度和大力支持自由贸易投资的坚定信心。

随后,宁高宁与波士顿咨询公司全球首席执行官兼总裁Hans-Paul Bürkner就“领导力4.0”话题进行一对一对话。宁高宁重点围绕全球化趋势、自由贸易和投资、领导力等议题发表观点。

中化集团

宁高宁指出,当前的世界形势复杂且多变。以前我们所有人都非常支持全球化,但现在全球化在一些地方停止了甚至遇到了危机。作为企业领导、特别是跨国公司企业领导,我们积极投入全球化中,并希望通过市场力量、商业力量汇集最有效率的资源,在全球范围内寻找最低的成本、新的市场、不同的技术和劳动力,但某些政府却仍然采取隔离全球化的措施,想阻隔全球化的趋势。

没有一个国家或者公司可以仅在一个很小的区域内就实现更高的效率和拥有更强的竞争力。全球化的优势毋庸置疑,能够帮助企业提高效率。举一个简单例子,如果中国不能帮助美国生产很多的衬衫,美国人就没有廉价的衬衫可以买;如果中国不再购买美国公司的飞机,美国飞机制造商的收入将会显著减少,这就是贸易全球化带来的好处。中国今年将会更大程度地对外开放金融投资市场。虽然受益程度不同,但全球化确实使每个人都受益了。

工商界和商业不是万能的,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并不是说你是企业,就必须同时做到有效率、有竞争力、成本低等等。教育是解决就业问题至关重要的因素。中国给予每个人教育和培训的机会,每年城镇新增就业1300万人,今年将超过1500万人。工商业需要与媒体、社会、慈善事业等紧密融合,但是不能取代社会机构、不能改变移民政策。中化集团不仅在全球化中受益,而且帮助了更多当地的人,这些都是我作为跨国企业领导所感受到的。

全球化背景下,领导力包含很多方面,超越了年龄、肤色、性别、教育背景,更包括决策力、视野、眼界和执行力等。比如说是用心来领导还是用强力来领导,这都是不一样的风格和方式。如果公司强调董事会成员里是否有不同年龄、性别、肤色、教育背景、行业等指标,这些都只是很小的方面,我不认为在这些指标上做的好就一定能打造一个很好的董事会。尤其是当你领导一个全球化公司的时候更是如此,我们主要是要在很多方面达成均衡,比如如何尊重本地文化、是否对人友好、有没有正确的执行力和决策力等诸多因素。组织高效运转、有明确的责任划分、领导人有决策力、有竞争力、有担当才是决定领导力的关键。我认为领导的去中心化和非集中管理意味着没有管理,没有人去做决定、没人去评估、没人去负责,但一定要有人来做决策、发出行动的指令。

7月2日下午,宁高宁出席李克强总理与中外企业代表对话会,现场聆听总理讲话。

7月2日下午,宁高宁参加央企负责人与保加利亚总统鲁门·拉德夫闭门会,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郝鹏带队出席。与会嘉宾就保加利亚投资发展情况及“一带一路”倡议下央企与保加利亚加强合作进行了探讨。

中化集团

随后,作为专题研讨嘉宾,宁高宁出席中外企业交流会,与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主席Hans-Paul Buerkner、中交集团董事长刘起涛、大连博融控股董事长刘延辉、德国思爱普首席战略官Deepak Krishnamurthy共话国际工商界共荣共赢的战略选择。

中化集团

宁高宁表示,我们过去习惯说自由贸易,说全球经济、全球化等,这些词现在都没有了。现在没有人讲全球化,现在很多人都在谈美国第一, 都在说本国的事。希望引入win-win的观点。企业要有共识,企业是全球化的,国家是区域化的。企业之间有很多正常的技术转让及合作,这个问题不应被泛政治化。

7月2日,宁高宁接受CGTN记者田薇专访,就全球化相关问题发表观点。

中化集团

在专访中,宁高宁表示,面对全球供应链的颠覆性变化,商业会自己找到出路。商业已经全球化,商业价值链在融合,找到的出路会超出人们的预期。现在并没有企业搬回美国。供应链的转移还没有开始,最坏的结果就是生产基地和技术基地的转移。但人们不会这样做,即使是某些国家的政客也不会,为了选举可以偶尔为之,但是最后痛苦的还是老百姓。

对于中美贸易对企业投资带来的影响,宁高宁持乐观的态度,因为中国国内消费强劲,中国经济在增长,东南亚在发展,俄罗斯在发展,这些地区仍然欢迎中国投资。

他强调,中国的工业市场需要更多技术创新。中国的工业化历史不长,产业基础不强。但中国积累了一定的优势和资源,未来十年,中国将成为更加科技驱动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