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化海外石油投资战略

文章来源:国家石油和化工网 发布时间:2015-04-15
在当前和今后石油价格下跌和低位运行阶段,我国是否需要继续进行海外战略投资?答案是应该继续进行海外石油投资,而且必须进行战略投资。

在当前和今后石油价格下跌和低位运行阶段,我国是否需要继续进行海外战略投资?答案是应该继续进行海外石油投资,而且必须进行战略投资。尽管石油价格在下跌,但中国依然需要保持对石油战略资源的海外投资,确保价格稳定、供给稳定,在石油投资损失与进口价格受益之间平衡。不过,可能不必进行大规模投资,更重要的是如何优化投资。

中国海外石油投资现状

截至2012年的20年,中国海外石油企业的油气并购投资1318亿美元,其中三大石油企业海外油气并购支出1182亿美元,占全部的89.68%,中化集团54亿美元,中投和中信82亿美元。2013年我国海外石油企业的并购交易300亿美元,2014年52亿美元,估计我国石油企业海外直接投资累计在1800亿美元左右。

另外根据媒体报道,我国政府还采取了外汇贷款换取石油的方式进口石油,目前对俄罗斯的规模在300亿美元,委内瑞拉500亿美元,厄瓜多尔、巴西、印度尚有一部分,合计规模估计在900亿美元左右。

以上合计,我国对海外的石油投资总额大体在2700亿美元。

过去20多年的海外石油和天然气投资,使我国企业海外的油气作业量和权益有了巨大增长。2014年中国石油企业的海外油气权益量超过了1.3亿吨,是2009年的1倍。

中国石油企业在海外的油气直接投资和并购以及外汇贷款换石油,获得了巨大的油气股权和份额权益,为保障国内石油供给和需求作出了巨大贡献,也为国内经济持续和稳定发展提供了能源保障支持。

当然,由于种种原因,我国海外油气投资也存在不足。比如一些投资和收购项目的政治风险大。在非洲、中东等政权更迭和战乱地区的石油投资,损失较大。有些项目的并购收购价格高,经营严重亏损,还有些项目投资存在环境、地质、技术等风险。有些中标项目因为资金投入巨大,入不敷出,不得不放弃。有些收购、投资项目存在违约现象。

未来依然要进行海外石油投资

2003年-2013年,我国的石油消费从38964万吨标准煤增加到69000万吨标准煤,增长了77.1%,但国内石油生产远远满足不了未来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对石油的需求,我国石油进口依赖度达到60%-66%左右。

最近几年,我国经济增长速度在7.8%以上,每年石油消费增加量在2200万吨以上,五年进口增加1.1亿吨,2014年石油进口3亿多吨,进口依赖度虽然有所下降,这是在国内原油几乎不出口的情况下实现的。预计到2020年,中国的石油进口规模将达到4.2亿吨左右,到2030年石油进口6亿吨左右。国内石油产量2020年为2.2亿吨,2030年2.3亿吨,合计的石油需求8.3亿吨左右,比目前多3亿吨。

如此庞大的石油进口需求,没有海外投资及其权益的保障,可能面临资源供应短缺、价格高企的压力,甚至面临其他不确定性风险。因此,尽管中国企业的海外油气投资虽然存在一些问题,但长远来看依然需要进行投资,确保国内需求的满足。

过去十年全球石油供给增加了39270万吨,年增加3900万吨,但未来10年-15年是否能够如此大规模增加很难确定,我国企业能够进行直接投资,有利于保障全球的石油供应,保持经济可持续发展,也有利于保障国内的石油需求和经济可持续发展。

海外石油投资的主要目的就是保障全球石油开采能力和生产能力的稳定,以确保石油供应和价格稳定。过去十年,正是中国等亚太国家的需求,推动了国际市场对石油的投资和生产,导致全球能源结构调整。我国是能源资源短缺国家,我们依然需要进行能源资源投资,而石油是首要战略资源。

我们认为,每年需要保持100亿-200亿美元的石油战略投资,这些投资的作用主要在维持权益生产和作业量的全面开工,以确保石油供应乃至价格稳定。如果石油价格稳定在每桶45美元-65美元之间,相对于110美元的价格,中国进口石油就是降低了40%-50%的外汇。2013年我国进口石油28195万吨,779美元/吨,进口石油外汇2196亿美元,如果按照2015年1月进口石油价格467美元/吨,每吨节省外汇312美元,3亿吨的石油进口就可以近1000亿美元,未来石油价格基本稳定在进口到岸价格500美元/吨左右(55美元-70美元/桶),未来每年年均3.5亿吨的石油进口,每年就可以节省970多亿美元。进口节省的外汇资金,远远超过油气的投资总额。

当前,由于石油价格下跌,很多国际石油企业需要资金支持。我们可以利用外汇储备和外汇资源的优势,进行投资。

中国海外石油投资的战略构想

(一)调整投资的目的

过去,我国海外石油投资的目的直奔主题:就是为了获得资源、份额、股权。这种过于赤裸的目的,容易被竞争对手妖魔化。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13年6月29日在南非访问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非洲投资,“中国的目的是能够获得非洲的自然资源,并为中国出口型经济的制造业提供更多的原材料。这使得非洲只能出口原材料,而无法获取产品附加值。结果,非洲大陆丢失了很多工作机会,也失去了长期发展的基础”。

我们应该调整海外直接投资的目的,把促进当地就业增长、经济发展、居民收入提高,促进当地民生改善作为投资目的。更多地强调海外投资是战略合作,是利益共享,是风险共担。强调推动当地技术进步,人才成长,扩大当地生产能力、出口能力,从出口半加工、半制成品,或初加工产品到制成品,间接为我国的资源需求和制造业需求服务,这也是我国经济发展的模式。

调整了投资目的,在海外石油投资方式上,回旋余地也大。不一定都需要拿股权、份额,而是为了增加石油产量,增加石油供应,促进当地就业和经济发展。目的调整以后,我国石油投资一方面可以直接解决中国的石油资源进口,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增加生产,保障石油资源供应充足,从而稳定国际市场价格。

(二)创新石油投资形式

目前,资本投资形式多种多样,海外石油投资也可采取多种形式。考虑到海外石油投资需要外汇资金,尤其是美元等储备货币,可以考虑采取以下形式。

一是国家直接划拨部分外汇储备给政策性银行,如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让这些银行承担国家之间的石油投资、贷款协议。或者国家划拨部分外汇储备,给承担政策性项目的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将外汇贷款给企业进行投资,企业投资于国家签署的合作投资项目。

二是国家直接注资外汇储备给政策性银行。政策性银行将这部分外汇作为资本金按照政策性、市场性结合的方式进行运用,银行监管部分对这部分外汇贷款的考核期限,根据项目建设周期和投资回收期限单独设置考核指标和期限。

三是外汇储备投资机构直接给企业贷款,或者委托商业银行发放外汇贷款。当然,外汇储备机构进行外汇委托贷款和放款,应建立起相应的原则和制度,符合国家外汇储备经营机构业绩考核的需求。也可以采取外汇储备投资机构将外汇资金拆借给政策性银行的方式。

企业投资形式也可以多样化。一是采取预付款的形式。即与海外石油公司签署协议,提前半年或一年给予预付款,境外公司承诺按照协议价格供给石油。协议签署的时间长短,可以根据具体情况确定,应特别注意,协议石油价格应该是根据供求趋势有所浮动,防止出现协议价格高而现货价格低的情况。二是企业放款。目前,政策允许境内母公司对境外企业贷款投资,或者作为流动资金。三是通过政策性银行或商业银行进行外汇贷款,政策性银行贷款进行长期投资,商业银行贷款进行短期投资;份额款;股权投资。

股权投资形式也可以是多样化的。一是投资获得石油份额权,即投资没有股权和股份,只有每年的石油供应量,份额按照当时的价格确定比例或者是数量,份额权的期限根据投资规模大小和石油价格变动而确定;二是股权投资,投资获得股权;三是债权转股权,即给予企业的贷款,企业在一定期限内无法偿还,则将债权转化为股权,或者是份额权及其扩大;四是投资无法回收时,可用要求获得一定期限的经营权。当然,债权也可以转化资源在一定期限内的所有权;或者把债权转化为优先股,获得高额红利回报。需要指出的是可以将贸易产品转化为投资或者股权、债权投资等。

企业还可以寻求产业外汇投资基金或其他投资基金的支持,进行海外石油投资;或者企业与境外金融机构、基金等合作,成立合资投资公司,或者寻求这些机构的资金支持,采取共同投资的形式,进行石油项目的开发与投资。

(三)探索建设横贯印度东西的国际石油管道,完善已有的能源战略

目前,我国石油和天然气海外管道建设有三条线路:一条是通过新疆到中亚的石油、天然气管道;二是从新疆到巴基斯坦南部的瓜达尔港口管道;三是从缅甸西部连接孟加拉湾的马德岛港向北延伸800公里达到中国境内云南的管道,该管道年输送石油可达到2200万吨。还可以考虑建立第四条石油管道,开辟云南、广西到缅甸、不丹、孟加拉、横贯印度东西的石油(甚至天然气管道)管道,这条管道连接多个国家,对印度、南亚多国经济发展有利。

中国是南亚区域合作联盟(SAARC)的观察员国,有可能成为成员国,印度和中国也是金砖组织国家,印度是上海合作组织观察员国,建设这条管道,可以节省很多海上路途,安全性也好。这个石油管道,可连接伊朗、伊拉克和中东石油国家出口出海,石油供应充足。

从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口北上,再进入中国的红其拉甫到喀什,再运输到内地,比海上中东到沿海路途14490公里,可节省85%的路途。虽然路途很近,但新疆石油使用很少,运送到内地路途遥远。如果开辟横贯印度东西的石油、天然气管道线,可用避免海上通道的绕弯,避免两次石油装卸的不便利,也比从巴基斯坦线路和目前的面点线路的路途更近,国内云南、广西及南方地区等有需求。这条线路与目前所有线路都没有矛盾,而是相互补充,不仅可直贯巴基斯坦南北,也可以直接通新疆,还可以通过东南亚国家直接到云南、广西,甚至可以延伸到广东等。

这条管道的具体线路:从巴基斯坦南部的卡拉奇(瓜尔达尔)到印度西部的博尔本德尔,横贯印度东西到东部的加尔各答,再入孟加拉的库尔纳吉港口,再入不丹、缅甸,直上中国。沿线国家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架设辅助管道。

(四)对海外石油投资目的国进行等级和优先次序分类

目前,我国石油企业在海外数十个国家都有油气项目,从美国到加拿大再到拉美、非洲、东南亚等。应该对这些国家和地区进行分类和筛选,确定以后的投资重点。其中,对于OPEC组织国家的投资要根据该组织的战略进行调整,若该组织不限产,则可多投资,更多应在非OPEC国家投资。

一是选择探明储量的地区和国家进行投资。目前,已经探明石油储量的国家按照占全球石油探明储量的比重高低可以分为三个级别的投资国家。

一级投资国家其石油储量在5%以上,依次为委内瑞拉(17.7)、沙特(15.8)、加拿大(10.3)、伊朗(9.3)、伊拉克(8.9)、科威特(6.0)、阿联酋(5.8)、俄罗斯(5.5)等,这些国家的石油储藏量占全球比重合计79.3%,这可以作为我国海外投资战略第一选择,其中委内瑞拉、加拿大、俄罗斯可以作为重点,增加投资力度,其他国家继续保持稳定。

二级投资国家石油储量在1.5%-3%之间,依次为利比亚(2.9)、美国(2.6)、尼加拉瓜(2.2)、哈萨克斯坦(1.8)、卡塔尔(1.5),这些国家石油资源也很丰富,占全球11%,合计起来是中国的10倍。美国、哈萨克斯坦可以优先。上述两类国家的石油资源占全球储备的90.3%。

三级投资国家储量在0.1%-1%之间,依次为巴西(0.9)、安哥拉(0.8)、墨西哥(0.7)、阿尔及利亚(0.7)、厄瓜多尔(0.5),澳大利亚(0.2),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文莱、苏丹等。巴西、澳大利亚、马来西亚、文莱以及苏丹值得我们重视,尤其是亚洲国家离我国比较近。

二是选择开采方便和产量增加快的国家投资。过去的5年,全球石油供应增加只有1.37亿吨,其中OPEC国家石油产量几乎没有增加,OECD国家石油产量是下降的,世界石油产量主要是由美国、俄罗斯、加拿大、哈萨克斯坦、哥伦比亚等非OPEC组织国家增加的,这5个国家合计增加产量2553百万吨,超过了全球增加量。其中美国增加1439百万吨,占56.4%。这说明这些国家的石油产量增加潜力大,其他地区不容易增加产量,我们在选择投资国家的时候,应该考虑这个因素。即增加对这些国家的石油投资,尽快增加石油产出,以保障价格稳定。

(五)对海外石油投资进行多方面战略权衡

1.充分认识供求过剩趋势,制定应对战略。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崛起尤其是制造业能力的崛起基本完成,对全球经济的未来格局影响巨大,全球可能进入了廉价的低成本竞争时代。我们进行海外石油投资必须考虑到这个因素的影响。既需要投资,又不能过于盲目扩张投资规模,投资的首要目的是维持生产和供给稳定,价格相对稳定和低廉。

2.注意能源结构调整对未来石油市场影响。21世纪以来的石油价格暴涨,也带动了对煤炭和天然气投资与开发。天然气在过去的10年增长达到34.14%,超过了石油增长18.22%的水平。最近五年,天然气增长10.6%,而石油增长只有5.4%。2003年-2013年煤炭产量增长了50.89%,2008年-2013年增长了16.69%,也远远超过了石油的增长,部分程度上替代了对石油的需求。

风电、太阳能、潮汐能、水电等可再生能源快速发展,几乎五年就会翻倍。2003年全球可再生能源只有6690万吨石油当量,占当年石油产量的1.79%,2013年达到2.793亿吨石油当量,占当年石油产量的6.76%。预计2018年可再生能源将达到6亿吨石油当量,2023年达到14亿吨石油当量,占2023年石油产量比重达30.4%,如此巨大的新能源,必定约束石油价格的上涨。故石油(天然气)投资项目应早投资,越往后投资越要谨慎,尤其是过了2025年后更要慎重。

3.中国海外能源投资全面开花,需要进行协调。我国目前在海外不仅有石油投资,还有天然气、风电、太阳能、核电、水电、火电投资等项目,这些项目加总合计,会使世界能源供应迅速增加,乃至超过市场需求,引起价格下跌。更重要的是,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投资能力巨大,产能增加也快,缺乏统筹和协调,必然会造成巨大的产能和投资过剩。应该就这些投资进行统计和协调,计算哪些是进口用的,哪些是当地用的,哪些是走向国际市场的,并分析对国际市场价格的影响,确保产能过剩控制在适度范围内。

基于上述三个因素的考虑,作为长周期的石油投资,海外石油投资应该进行统筹规划和统一协调,并建立项目库、数据库,运用国际数据进行统计分析,以随时调整战略。对能源战略投资,已经不能简单就单项进行市场预测和分析,而是要进行多种能源市场供求的综合分析,要把石油等能源需求与经济增长和经济结构变动、人口规模、节能技术、能源结构调整和新能源技术发展结合起来进行全方位战略考虑。在投资项目上,尤其要注意吸引当地资金参与和资本参与。在供求调研和分析上,既要计算中国的需求,也要考虑世界的需求,考虑区域需求的长期变化态势。

4.要考虑石油消费在中国的地位和趋势变化。海外石油投资不仅要考虑价格变动,更要考虑需求变动,中国可能是未来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需求国,未来的需求状况也决定了我国海外石油投资的产量和资金规模。首先要指出,过去的5年,中国的能源供求正在发生变化,国内能源供给度有所提高,但石油进口依赖度提高趋势不会降低。也就是说,海外石油投资需要考虑国内的需求量。事实上,最近几年,我国石油进口的总量增长虽然趋向下降,但未来对石油需求的总量规模可能依然会保持一定的增长,但一般不会超过经济增长速度。

从我国能源生产和消费来说,自身供给比重在提高,对石油依赖度也必然会下降,更重要的是,我国能源生产和需求结构都发生了巨大变化,石油在其中的比重急剧下降。石油在能源生产结构中的比重从2000年的17.2%下降到2013年的8.9%。在消费结构中的比重从同期的22.2%下降到18.4%。与天然气、水电、核电和可再生能源比较,石油供给和需求的增长都是最低的。因此,海外石油投资、天然气等各类能源投资,也需要进行战略协调。

海外石油投资战略进度安排

(一)远期

首先,凡是石油资源大国,都应该是我国企业海外石油投资合作的对象。但要区分具体情况,根据政局、安全、政党变化的稳定性划分投资等级,采取不同的国家战略。对于资源丰富,政局相对稳定,没有内乱和内战的国家,重点进行国家间的投资协定谈判和投资保护,通过制度完善来促进投资;对于政局稳定,国家相对安全,但政治主张、宗教等与我国不同的,应积极融合、适应,加强投资和贸易合作。对于内部动荡乃至有内战的国家,需要等待时机。特别是要研究和关注这些资源国家的政局稳定,把这作为投资决策的重要前提,在保持外交许可的前提下,加强在其国内的多方面接触。

其次,要重点向一些石油资源发展中国家进行中国故事的宣传,把中国改革、开放、发展的经验宣传好,讲解好,促进这些国家的改革、开放和发展,促进其政局稳定,经济和社会稳定,把不安全因素转化为安全因素,对于过去投资的项目重新运行起来。

最后,完善石油国际管道线的建设,加强安全保障机制建设。通过石油管道线,建立起管道线国家之间的经济利益协调机制,加强相互的贸易、投资往来以及投资开放和协议谈判。将石油投资与各国本币计价、计算、清偿、融资等结合起来,与各国石油期货交易市场连接起来,乃至建立起石油管道国家的货币汇兑交易市场,减少对美元的依赖。

(二)中期

首先,着手协调建设南亚和东南亚国家的石油管道线,尤其是协调巴基斯坦、印度、孟加拉、不丹、缅甸等国家,在多方许可的情况下,建立联席会议和工作小组,就项目投资的内容和规划进行设计和协调。

其次,更多地深入委内瑞拉、美国、加拿大、俄罗斯、澳大利亚以及中亚国家的石油投资,并且将对这些地区的石油投资扩展到天然气、矿产资源尤其是基础设施建设,使得石油、天然气、矿产资源能够顺利运出,并就在这些国家的投资进行协调。天然气投资,应该重点在土库曼斯坦、俄罗斯,澳大利亚,印尼也可以重点考虑,离我国比较近。

最后,建立起海外能源投资的协调机构或自律组织,防止海外投资恶性竞争。要重点研究三个投资级别的石油国家中,哪些国家石油投资的地质条件、环境条件、政治和安全条件、开采条件和运输便利等更好,然后进行投资决策。

(三)近期(1年-2年)

首先,重点在西部中亚国家和海外已经收购的企业、项目进行投资,尽快完善与俄罗斯、中亚国家的石油管道投资和建设。同时,选择美国、加拿大、俄罗斯、委内瑞拉作为投资国的重点,确保投资增加和稳定,保障企业作业量增加,权益内的产量增加。其他地区的投资项目保持稳定。

其次,作为投资形式,近期研究外汇储备投资石油的渠道,并形成文稿,上报决策层和有关部门。石油投资形式可以采取向政策性银行划拨外汇储备或者注入外汇资本金的形式。

再其次,着手建设中国能源资源海外投资项目和数据分析库以及相应的机构,切实把握能源供求变化趋势和能源结构调整的趋势,为石油等能源投资决策服务,为金融决策服务。

最后,就建设横贯印度东西的石油、天然气管道进行访问、沟通、协调,如果该项目能够成功,对南亚和中国经济发展都有利。

0
-1
收藏